纪念日/一

纪念日/一

我知道你这次来对我狠失望,失望透顶.可是那也没用,你没得选择,像我没得选择一样.

我有时候也会想起这样的画面,是你告诉我的.很小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模仿某电视剧里的情节,在一片草地上故意和你离开很远,然后张开双臂朝你奔去还要一边喊:妈妈我来了.我大了之后你很喜欢讲这个画面,你喜欢那个时候的我,你难以想象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的日记本里记着我几个月的时候会走路,几个月说出第一句话(妈妈),几岁认识几个字,背下几首诗.再到后来就有了打我后写下的一些无奈和绝望的话,被泪水打湿了蓝墨水.

为什么我们一路上总是打打杀杀?两个人明明都不想的,可又都那么倔强.从很小的时候因为背不出一首诗被你的一耳光打伤了鼻子,很长一段时间内总是流鼻血,到高三我死性不改被你锁在家不准上学,从不肯消停.你在深秋的夜晚让我脱光衣服撵我出门,我走到院子里发现大门已经上了锁,就蹲在那里不知呆了多久你还是哭着把我抱回去.你因为我和妹妹吵架让我跪在地上反绑起来拿鞭子狠命地抽我却只是流泪死不认错,当天晚上我假装睡着的时候你还是来查看伤势.为了一点小事我们就会吵得很凶,因为一个烧饼在胡同里你把我扔到地上踢那么多人来劝也劝不住.我那时在日历上用嘴唇上的血写永远恨你,若无其事的平静的跟同学讲你怎么打我,然后加上一句,我妈是妇产科的管流产的不知弄死过多少孩子.

年少的岁月终于过去,即使在当时,我写下永远恨你,可却只有永远爱你,我没的选择,像你没的选择一样.一刻也不能停止.

小时候你有事出去把我放在姥姥家,第7天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外面玩泥巴不说话只是掉泪,姥姥看到我这个样子也哭了.可是15岁半的时候我还是离开了你独自来到这个南方城市念书.在这之前我从没有离开你超过10天.也许结果并不是如你期待的那样,你也算基本满意了.我开始很长时间内吃不上你摊的煎饼,包的饺子,烙的油饼,还有至爱北瓜粥.我很少给你打电话,一般有事才会,或者逢年过节的时候.你相信吗?女儿竟再也不会张开双臂向你奔去.

你已经43岁,脸越来越消瘦,眼窝陷得很深.听说你年轻时候很丰满,生了我和妹妹只好就越来越瘦.你永远是家里最忙的人.我欠你的,是永远也无法补偿.我爱你的,是永远也不会说出口.万燕的课上讲到与母亲的关系,似一场命定的宿疾,成为身体和心灵的象征,啃噬着岁月,没有治愈的药,除非大地终结.

除非大地终结.

母亲
/翟永明

无力到达的地方太多了,脚在疼痛,母亲,你没有
教会我在贪婪的朝霞中染上古老的哀愁。我的心只像你

你是我的母亲,我甚至是你的血液在黎明流出的
血泊中使你惊讶地看到你自己,你使我醒来

听到这世界的声音,你让我生下来,你让我与不幸构成
这世界的可怕的双胞胎。多年来,我已记不得今夜的哭声

那使你受孕的光芒,来得多么遥远,多么可疑,站在生与死
之间,你的眼睛拥有黑暗而进入脚底的阴影何等沉重

在你怀抱之中,我曾露出谜底似的笑容,有谁知道
你让我以童贞方式领悟一切,但我却无动于衷

我把这世界当作处女,难道我对着你发出的
爽朗的笑声没有燃烧起足够的夏季吗?没有?

我被遗弃在世上,只身一人,太阳的光线悲哀地
笼罩着我,当你俯身世界时是否知道你遗落了什么?

岁月把我放在磨子里,让我亲眼看见自己被碾碎
呵,母亲,当我终于变得沉默,你是否为之欣喜

没有人知道我是怎样不着边际地爱你,这秘密
来自你的一部分,我的眼睛像两个伤口痛苦地望着你

活着为了活着,我自取灭亡,以对抗亘古已久的爱
一块石头被抛弃,直到像骨髓一样风干,这世界

有了孤儿,使一切祝福暴露无遗,然而谁最清楚
凡在母亲手上站过的人,终会因诞生而死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