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上山采茶去

最近中了小师妹和小林子的毒

先叙事,再抒情.

至今无限盈盈者,尽来拾翠芳洲

关于这段感情纠葛,大家老是喜欢争令狐冲的最爱到底是任小姐还是岳mm,实在无聊的紧.小尼姑心里很清楚:”初识得他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小师妹;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任大小姐”.说到这个小姑娘,真是痴情的很,”当时嵩山绝顶之上,数千对眼睛,只有一双眼睛才不瞧左岳二人相斗。自始至终,仪琳的眼光未有片刻离开过令狐冲的身子”也是金老的妙笔绝句—-不过今日就不讨论她拉

谁都知道这<笑傲江湖>是一则政治寓言,最常为高人解读.令狐兄作为一个天生的自由主义者,其意义便是要超越尔虞我诈的政治争斗,突破保守主义的道德观念束缚和两大阵营划分的桎梏,还得和日月神教的极权主义做斗争,最终得以在梅庄娶得娇妻,琴箫曲谐,笑傲江湖.老子言”道冲而用之又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则体现了任小姐的作用.听说金老曾道”女人于我恩重如山”,笑傲里面的女子,如盈盈、宁师娘、恒山的老尼姑,真有“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走”的味道。其中盈盈更是给塑造的完美至极,美丽、自信、深情、包容、智慧、大气如此之类的词都可以加上去,说起来她被评为最适合做老婆的金庸MM真是名至实归。

按出场顺序书中最先和令狐冲正面接触的是仪琳,小师妹一直是侧面烘托。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英雄救美,毫无新意老段子了。任小姐虽然到13章才隐隐出现,这势头就不同反响,一看就是女主角出场的氛围。原来前面仪琳的相思,大师哥的苦恋都不过是要引出这个女子而已。金老的第一女主角出场总喜欢故弄玄虚,也是见怪不怪了。二人以学琴始,以曲谐终,中间更有同车夜行时的经典场景,月明风清、荷花飘香,农家小院的犬吠,还有公公婆婆的约定。实在觉得金庸的爱情结局中没有比他俩更幸福的了,郭靖黄蓉好是好,始终觉得性格不是很相投;杨过和小龙女简直是莫名其妙==;张郎跟敏敏结尾处还有周芷若的神秘出现。。。至于什么天龙鹿鼎记就不说拉。因为金庸在后记里面这样写道:

令狐冲是天生的“隐士”,对权力没有兴趣。盈盈也是“隐士”,她对江湖豪士有生杀大权,却宁可在洛阳隐居陋巷,琴箫自娱。她生命中只重视个人的自由,个性的舒展。惟一重要的只是爱情。这个姑娘非常怕羞腼腆,但在爱情中,她是主动者。令狐冲当情意紧缠在岳灵珊身上之时,是不得自由的。只有到了青纱帐外的大路上,他和盈盈同处大车之中,对岳灵珊的痴情终于消失了,他才得到心灵上的解脱。本书结束时,盈盈伸手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盈盈的爱情得到圆满,她是心满意足的,令狐冲的自由却又被锁住了。或许,只有在仪琳的片面爱情之中,他的个性才极少受到拘束。

许多人便认为盈盈管了令狐冲,可令狐冲这人是天生喜欢往枷锁里钻的——你别看他一副浪子的模样.世上哪一对夫妻不是互有责任的呢,何况是任小姐这种心胸天高地远的女子.令狐兄这个人忒重情义,素不相识的人都要为之生为之死的,NND真想有这么个兄弟。另外此人有恋母情结(可以认为岳mm有恋父情节~sigh,却一生毁在她爹手里),前两本里边基本就是一孩子,这点我是同意的。是盈盈凭着自己的地位和智慧让这个懵懂的怯于表达爱的孩子通晓琴瑟,走出低谷,完成自我,成为风流隐士。说是她苦心经营也好,他假戏真做也好,反正俩人真是值得相伴终生的知己,“千秋万载,永为夫妇”是怎样的情语阿。一个网友写得好:

所以爱你,只是让两个相象的人互相寻找到依靠的臂膀,年轻时候的爱情是盲目的,连那个苦命的师妹也是,还包括在远离“江湖”的世界里的最后一点回忆,那时的江湖简单得让人无法相信,酒,打架,赌钱,女孩子,还有很多招之即来的朋友,后来的阴谋让他不停动用本用来哄女孩子的智慧,连这些也不够了,就只好让他生了厌倦的意思。他的智慧只是小节,风骨才是大处,心灵里的纯净便寄托给爱情来承担,盈盈,便矗立在这个遗弃他也被他所遗弃的世界上,成为废墟里唯一的凭依。

于是笑傲江湖成为一个梦,一个不能存在的曲谱,一个不再重来的故事,一段难以回首的爱情,笑傲江湖在所有人的梦想里都一再翻起波澜,但是盈盈要的只是江湖里最旖旎的那一段,于是安静地扣住他的手,锁住他的爱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前面说了那么多任小姐的好话,但是我始终是讨厌她的。
小师妹在综合素质上比起任小姐来不知道要差了多少档次,可却是我最爱。
要说原因也没什么所以然,个人喜好全凭感觉,说出来也就行了,能自圆其说固然好,不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任有点像赵敏,我对后者却喜欢的紧;岳mm开头还可以,后来越来越教人生厌,我还是念兹在兹。大师哥不也是如此吗,就是前三本,小师妹都不曾从他心头最重要的地方消失过,但是一路看下来,再刻骨铭心还是烟消云散了。金老不过是要塑造一个深念旧情的男主角,而这旧情,终于还是在小师妹临死前的歌声中彻底斩断了。

虽然清楚他的最终归宿必然会是更加美丽智慧并且能在事业上对其有所帮助的圣姑,却还是不能释怀。为什么这一边是岳不群的百般阻拦(思过崖,故意栽赃),种种误会;那一边却是天下群豪的一心支持,假戏成真?他们两个是真的有缘。。再往回想,如果昔日华山思过崖,令狐冲没有“不敢”,又会如何:

岳灵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心中柔情无限,低低叫了声“大师哥”。令狐冲想张臂将她搂入怀中,却是不敢。两人四目交投,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动也不动,大雪继续飘下,逐渐,逐渐,似乎将两人堆成了两个雪人。

岳灵珊目光中含情脉脉,双颊晕红,低声道:“你叫我甚么?”令狐冲颇感不好意思,道:“我冲口而出,小师妹,你别见怪。”岳灵珊道:“我怎会见怪?我喜欢你这样叫。”令狐冲心口一热,只想张臂将她搂在怀里,但随即心想:“她这等待我,我当敬她重她,岂可冒渎了她?”

有人说,令狐冲的三次“不敢”成就了他一生的幸福。是的,他真的是一生幸福了。另外一个,也曾以为自己会一生幸福,甚至当丈夫被仇人毒瞎了双眼之时还这样以为过。她在最讨厌的女人排行中经常榜上有名,骂名无非两个,一个是背叛;一个是贱。这里我就不辩解什么了,因为要扯上小林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何况即便没有林师弟,两人还是会分开——她只会成为被男主角out出局众女子中的一个,金老书中这样的女人太多了,倒给她个不一样的,先甩了男主角。——因为令狐大侠一定得有一个各方面都与之匹配的女人做红颜知己,因为他得长大,说到底,只因人总是要长大的阿。

令狐冲对小师妹的念念不忘,我对她的情有独钟,都不过是对往昔生活的怀念罢了。“唯一真实的乐园是人们失去的乐园,唯一幸福的岁月是失去的岁月”(普)。在前三本里面,大师哥不止一次的想,最好是什么都没发生,最好是自己仍在华山之上和众师弟说笑,和小师妹在瀑布中练剑,就这样快快活活过一辈子。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思过崖之后,种种变故种种机缘,他渐渐有了绝世剑法和一呼百应的地位,那少女不过是父亲阴谋下的一颗棋子。

再见面之时她已嫁作人妇,他身边也有今生难报深恩的红颜相陪。然而一看到那泪珠压弯了青草,封禅台变作了玉女峰,数千名英雄好汉不过是一棵棵树木——嵩山顶上那一场时光倒流的比剑,刹那间又回到华山飞瀑,青梅如豆、柳叶似眉、雾中初见、雨后乍逢……一招招使出来,丝毫不差。那一招两人剑尖在半空相抵,溅出星星火花,是练过千遍万遍才成的,叫做同生共死,岳灵珊取的名字,只是真正和他同生共死、患难相随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子。

令狐兄故意受伤这一节,虽是好意,却也真让人看不顺眼,这人做事从来也不想想后果。(想当年率领群雄围攻少林寺也是,那时他还不喜欢盈盈,甚至对仪琳的情意还更缠绵一些,但这样一闹,普天下皆知他得娶她,不爱也得爱。只在这时,这大马猴就已经终身栓在任小姐身上了。)不过引出了我最喜欢的动人情节,小师妹来看他说那剑脱手不是故意伤你,令狐冲只说“是,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我……我……我当然知道。”作者说他见了岳灵珊像木头人一样,要知道昔年华山的大师兄在小师妹面前之风流倜傥,你便要星星要月亮他也能做到。这次相见经过那么多的变故,两人都不复从前,这其中纵有千言万语,哪里说得出一句。灵珊要下峰时,又回头说了一句话,这话原是和以前离开思过崖时一样,非得“勉强想些话说出来,多讲几句才罢”。

那日在思过崖,令狐冲说过会陪她跳崖。

令狐冲缓缓摇头,说道:“不是为了心中不安。倘若送饭的是六师弟,他因此而掉入谷中送了性命,我会不会也跳下谷去陪他?”说着仍是缓缓摇头,说道:“我当尽力奉养他父母,照料他家人,却不会因此而跳崖殉友。”岳灵珊低声道:“但如是我死了,你便不想活了?”令狐冲道:“正是。小师妹,那不是为了你替我送饭,如果你是替旁人送饭,因而遇到凶险,我也是决计不能活了。”

他到底没有为她去死,同是华山后洞,冲盈二人的生死与共感动了多少人。 许多人说冲哥对盈盈是恩大于爱,感动大于心动,开始确是如此,到了后来就难说了,尤其是小师妹一死,两人的感情生活更是急转直上。

岳灵珊之死这一节,不知看过多少遍,每次看还是忍不住落泪。
死去的,不止是纯洁痴情的小师妹冰冷的人生,更是一段永不复回的时光。对于自己,她只说了一句“大师哥,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我对你不起”,然后便是为林平之说情,甚至提出让他照料他的荒唐的要求。然而这,只能简单的归结为她对小林子的执迷不悔吗,就在林下杀手之前,她还在怒斥林平之,要离开他。

令狐冲对小师妹的一片心,她不是不明白,珊儿是个好姑娘,虽然因为所爱林平之的缘故误会过令狐,可大师哥永远是她的大师哥。那些当年两人一起玩过的物事,小竹笼、石弹子、布玩偶、小木马……她无不整整齐齐的收在抽屉里。此时此刻,她非要这么说,是要剪断他和过去的一切关联,毁灭他关于这段旧情的一切幻想,“从此之后,他就没有了初恋,可以彻底开始他另一个爱情,抛开他的最初的憧憬,去营造他的笑傲江湖。这是岳灵珊坠入永恒的黑暗之前,所能决定的最后一件事。做完后,她就可以安心去了。她真的去了,用她恢复纯真的歌喉,唱最后一遍福建的山歌—-姊妹,上山采茶去”(风靡洛加)

大师哥口中念着“小师妹,你别怕,别怕!我抱你去见师娘”,一路走下去,走下去,那些一同玩耍的岁月,捉蝴蝶、摘星星的童年,萦绕着的萤火虫光芒逐渐黯淡下去,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直到他也坠入了黑暗,在琴声中醒来时,盈盈已经将小师妹埋葬,连同埋葬了所有的旧时光,此节以后,二人的感情再无阻碍。

有人说岳灵珊会是令狐冲心中永远的痛。哪里有什么永远的痛?聂鲁达诗说,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十年的等待,只要三年就可以忘记了。林夕写:“最好有生一日都爱下去 但谁人能将恋爱当做终生兴趣 生活其实旨在找到个伴侣 面对现实热恋很快变长流细水。”他和盈盈是细水长流,相知相伴,而对小师妹的铭心刻骨之情今后是不会再有了。还有一点这人死了,林青霞的东方不败以死希望能让令狐冲记住她,可事实上,死人别想跟活人争。“生离让我眷恋,死别却抢走你的思念”不过是歌里唱唱罢了。想想挪威森林的开头,渡边回忆直子的面容,回忆起她悲伤的请求。

我相信,忘记和记得,后者更难一些。虽然我比谁都希望他能记得,可是与盈盈这个几乎被神化的女人执手到老,他还能怎样呢。慢慢的,回头也只剩一个越来越模糊的,在飞瀑中舞剑的背影,再后来,到公公婆婆的时候,连背影都没了,恐还在见着飞火流萤时记得几句笑语。

我只是兀自想着那首歌,也是林夕:遗憾我当时年纪不可亲手拥抱你欣赏 / 童年便相识/ 余下日子多闪几倍光/ 谁让我倒流时光一起亲身跟你去分享/遗憾印象没有你家中那面墙/ 拿着你相簿/ 从前拍过的相/ 多么妒忌你昨日同过的窗/ 早些看着你美丽模样 /对你天真的赞赏 /从头细看/ 你六岁当天 已是我偶像

转西沙月MM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很多年以后

在她的坟前 终于开出了几朵苍白的小花
而他的身边 也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的陪伴

曾经 他是真的以为会和她相偕终老
曾经 他是真的想和她厮守到白头

也不过是几年 他和她都已沧桑巨变
她嫁作他人妇 他的身旁也有了红颜
总是未曾深爱已绝情
然而 他对她 何尝未曾深爱过?

还是习惯在午夜梦回或者深夜大醉后
独自一人对影练剑
只是
这么多年来 翻来覆去 反反复复
不过一套“冲灵剑法’“

……

他明明可以给她所有的快乐 为什么她选择的却是一生的伤悲

不管怎么说还是看这个版本的最顺眼.早在看这片儿的时候就心生感慨了,前几日进京途中把书给结果了,这一回来颇有不吐不快一诉衷情之感阿~~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姊妹,上山采茶去

  1. […] 金书里面,《笑傲江湖》算是比较喜欢的一本,但读的次数却不多(最多的大概是倚天屠龙记),主要是因为故事虽好看,但看得人很纠结。一方面感情戏虐心,另一方面男猪脚在一大半书里面都处于重伤半死不活的状态、另有一大半属于失恋妄自菲薄的状态。但之前并没有多寻思,只觉得,看着不爽就不看好了。只在八年前(吓,已经八年了吗?!),年幼的我写过这篇幼稚但深情的长文,感慨“如此这般的深情若消逝转眼成云烟”这一事实。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