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最近背中美中苏中欧中日关系,我总是骂那些国家都有悲情臆想症.国际政治中总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推测他国甚至盟国的.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习惯悲情臆想,这倒不是说霍布斯式的世界上所有人都想害死我,也不是卡夫卡式的一切障碍在摧毁我.我从没有讨厌过谁,也许曾经多么强烈也是很快烟消云散.可那有什么用呢,我永远无法从与人打交道中感到安定和信心.

我的朋友,兄弟,还有亲人,我多想倾尽全力的爱你们并且得到回报.可是我的命中命中,为什么事情总不是这样.我们拥有的,多不过付出的一切.我时常怀疑这些关系都是建立在我自己的言辞构筑的泡沫上,美丽而脆弱,难道这次未必落空? 完全的相信和完全的绝望都是好的,问题在于纵然说过毫不在乎,却又不肯放弃.于是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前日翻出一个高中时的摘抄本,那时候字比现在干净,虽然丑但一个个写得分明.第一页是新房客,第二页明年今日,第三页暗涌.后面是首诗,园丁集41

我想对你说出我要说的最深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哂笑。
因此我嘲笑自己,把我的秘密在玩笑中打碎。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轻松,因为怕你会这样做。

我想对你说出我要说的最真的话语,我不敢,我怕你不信。
因此我弄真成假,说出和我的真心相反的话。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可笑,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我想用最宝贵的名词来形容你,我不敢,我怕得不到相当的酬报。
因此我给你安上苛刻的名字,而夸示我的硬骨。
我伤害你,因为怕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痛苦。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