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到徽州

因为有点时间,还是来写一篇游记吧。但是该怎么写是一个难办的问题。相机的普及让我越来越丧失了描述景物的能力,古人多伟大寥寥几十字就把一地儿写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同学问我有没有照片,我说没有,她脱口而出”白去了”。去哪儿不是白去呢,你以为用图片或者用文字就能记住不想忘记的东西么。说不出旅行的意义,是因为旅行没有意义,梦里也知身是客,流水落花春真的去了,不管天上人间。

 

但我既然一向自诩刻舟不求剑的人就还是得意思一下。从哪儿开始呢?是从一蓑烟雨任平生欲隐于山水的月亮湾,还是大雨滂沱中行驶的摩托车证明你有来过?是从若有人兮山之阿的山间云雾,还是流水绕孤村的民风淳朴?是走也走不完的山路,看也看不完的黄花,还是高山平湖的无人舟自横?是无奈地眼看着最后一辆回去的汽车开走,还是激动地透过车窗看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不想写流水帐,就不知道哪里是开端了,流水中本就处处是开端,那么,随便指一座山吧。

 

1.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当时我在爬一座山,叫什么名字至今不知,也不甚高。但对当时的我而言差不多算是难于上青天了,对望不到终点的山路越来越绝望。两步一歇,后来干脆坐在旁边有颗小树的石阶上不想起来了,可怜的被我拖累的同行者去前面探路,我昏昏欲睡。空山新雨后,传来鸟鸣声和涧水声,隐约还可看见山脚下的小村庄,静静地躺在晨雾中。一片两片,错落在山谷中向西延伸,顺着溪水一路可到昨晚住过的村子。

 

村子叫虹关,没有什么名气,昨黄昏摩托车大叔开了几个小时的泥泞把我们送到这儿,说离那古石板山道只几分钟,其实第二天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也许所有的徽派村落都差不多,但住过的地方总觉得特别漂亮,”古树高低屋,斜阳远外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的句子分明正写它,那里有一棵一千四百多年的古樟,千百年来斜阳远山流水如环丛没有变过。在民风淳朴的店里投宿觅食(村子里规定男女不能同屋住), 先到河边捕鲤鱼,某人捞了半天非但没有捞到还把所有的鱼都吓跑了。吃了饭走下过雨的小巷,皖南的巷子看起来比江南还湿。有幸吃到传闻巷子里手艺最好的老奶奶做得清明果,青青的咸咸的,还有点辣。顺着石板路一直走到村尽头的水田里,回头看暮霭沉沉楚天阔(84楚天),远景云山中景菜花丛中一颗孤零零的树,我们就了解了为什么国画是这样画的,因为景色确实如此,那云便是水墨泼上去的,那野旷天低树的话也历历在眼前。

 

探路人回来,安慰了我两句继续走。为了忘记早不听使唤的脚,彼开始讲一故事,这故事昨夜冷雨敲窗声中才起了个头,它应该永远是开头。后来,后来终于开始下坡,路边的亭子歇脚,吃了巧克力(这辈子再不想吃巧克力)喝了溪水我回过神,忍不住笑起来,笑自己就这么走过来了。山回路转原来另外一番风光,各处是微型小瀑布,峭壁上偶尔斜斜长出一株花树开得灼灼烂漫,并途径一芦花萧瑟(随口说说)充满杀气的地方,于是我们安排了一场打斗,彼受重伤。

插曲出现是在现被我们称做”濯足溪”的地方,我们先在那儿取了水,继而踩着水中石头到对面一块大石上头。。濯足。接下来连贯性没了,剩下的是一个个定格镜头,划破脚,比脚,戴花环,落水,绞衣服,晾衣服。四搭,某人傻布拉几的如此落水了,突然就看见彼半个身子在水里并且压出点小水花。好了,这些画面停留,印记,变成黄色,开始是油菜花一般明丽的黄,慢慢褪色成灰黄。

 

渐渐的日高花影重,心情大好小碎步下山。遇到许多官坑过来的旅行者,互相鼓励一下,并有一老者提小塑料袋(内装学生证手机现金等物)欲前往虹关方向送还给失主,让我等再次感叹婺源人之民风古朴。一路自然还是有坨坨牛粪,每陀必插鲜花,也成了不变风景。将至时遇2广东小伙,遂赋诗一首曰:”清明时节太阳好,路上行人走断脚。借问官坑何处有,南人遥指三百秒。”哼,他们飞过来的阿,我们又走了有半个小时,到此村子,沿河走看到水上都搭着木头,阳光照得水影在木头上荡漾甚是好看。地上则满是梨花雪,昨儿一夜风雨,正是怕梨花落尽成秋色唉。

 

2. 黄花须插满头归

 

终于到了江岭时的感觉竟然是不过尔尔,真是奇怪, 也许真的是油菜花审美疲劳了吧。-。- 同行的几个人倒是兴奋异常,忘了介绍他们,其中有三来自上海五来自杭州,邂逅于官坑歇脚的小饭馆,十个人一起包了辆农用车回婺源。我们坐在车后面的斗里头,颠亚颠,终于明白了屁颠屁颠的现实含义。这些人中,有一俊朗的男子(不能开口说话,开口就不俊朗了),颓靡的男子,疏离的女子(颓靡男的女友和上司),善良的红衣男子,暴戾的女子(后来成为某人的崇拜者),清秀的女子,呵呵傻笑的男子,和从不讲真话的男子。

 

话说屁颠屁颠地开往江岭,途径高山平湖。偶见小筏子和野渡无人横舟就颇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之意了。我们下车的地方是在半山腰,俯看山谷中层层叠叠的油菜花怀抱的村子笼罩在雾气中确实有世外仙源之感,8过劝大家还是不要去看网上的照片,看了没有用,去了都没用。我说你看我们那么心醉神迷地看着这里以为如仙境,对住在里面的人来讲也没什么两样,我们跟他们注定是在两个世界,我们是过客,不是归人。

 

重新编了个花环带上继续上车屁颠,早就灰头土脸了,又时不时给飞扬的淤泥溅到,甚爽。行至晓起竟神奇地给交警拦住,谁让明显应该载猪的地儿载了一堆人并且明显超载捏,事情处理完毕后我们在隐蔽处重新上车,这次坐前面,本来顶多挤五个人的地方挤了十个,这下好了,顶实了再也不会颠了。

 

没买到回去的车票只好等人退票,这一个多小时是漫长的,考验人的,和无奈的。唯一的亮点是某人无意间一句话引得二杭州女子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差点拜倒。真可爱,这两个MM真可爱。两天一直遇到好人的好运气终于至此用尽了,木有搭上车。天越黑心越累我看见你的脸听着你说不出口的誓言,那一刻我发现我有天经过你的身边找不到你的视线。

 

3. 鸟来鸟去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说着不想是流水帐,基本上还是变成流水帐了。现在就差我认为是此途中最美的风景,因为太美,更无处落笔。那是第一天坐在大叔摩托车上冒雨飞奔的一下午,有人喜欢晴天有人喜欢阴天有人喜欢雨天(岁月的童话之可爱对白),有跟我一样是后面的灭。

 

从李坑到月亮湾到思溪再到彩虹桥,一路被雨打湿浸透的青山隐隐水迢迢,这儿的树本不绿,至少跟浙江比灰暗很多,可在雨中却变得新翠欲滴。偶有大片的竹林,更多的是些造型奇特独自立于水边的古树。自然而生此隐于水彼隐于山之意,若真的如此,要是寻访不到或客约未至,还能搞点”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的诗意出来哈。思溪是个不错的地方,只是印象不深,记住的惟有八仙奇观里头面如满月的观音象和画着春宫图的小盒子,出门惊现一女子倚门含笑拍照。

 

彩虹桥的美不在桥本身,而在桥上看到的风景,和桥上看风景的人。踏着水中与彩虹桥平行的另外一条石块路走过去,耳中只是潺潺流水,眼中只是远山如黛,绿草黄花,黑瓦白墙在一片烟雨中。彩虹桥上看见的景色有空远之感,本来并不远,却显得寂寥和茫茫然,也许是天气的缘故,也许是地形的缘故吧。

从清华到浙源再到虹关的一路渐入佳境,这条路没搜到什么人拍过,也没找到什么人记过,我就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经过这么一段旅途,泥水溅了半条裤子情况下的如梦似幻。大叔的女儿在浙大念法律,我们不仅感慨人杰地灵,山灵水秀。山中仙气缭绕定然有仙人居住,附庸风雅地说起山鬼:”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又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徙离忧。”山脚下淡淡的色彩都是童话里的小村庄,大叔有一下忘了路,熄了发动机于是忽然之间天地之间那么静,只听到流水声。

 

4. 第一盏路灯开了 你在想什么 歌声好快乐

 

怎么说呢,每一场旅行我最喜欢的总是回去的路上,
透着疲惫惆怅和温暖。尽管这次归途艰辛,挤在一辆充斥着莫名气味的卧铺汽车的最后,既躺不了又坐不了怎么着都难受。这个归途比原计划晚了一天,很久以后我还是会想,如果那天下午买到了票,如果那天下午便坐上了回上海的车,该多好阿。那样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就不用去想许多问题,不用伤心,我会更快乐。

 

好在有歌可以听。在杭州西站跳车跳断一根指甲,后两人一着草笠一着归国华侨帽(偶得车上人送的)拉风地乘公交到了东站,五点三刻终于坐上一辆极舒服的车,开出去便看到夕阳。这时我兴奋异常开始话痨了,还记得火车出去的时候被叫学姐叫得舒坦死的情形,转眼一个轮回又回来了。就像好不容易爬上山再小碎步下去一样。想起来不过是场长长的梦,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那个故事还没讲完,刷的十五年过去了,我能猜得到那结局。

 

我最看不得上海的夜灯,尤其从远处回来之后更看不得。我在这里,既不是归人,也不是过客,什么都不是。洗了澡吃了点东西去睡觉,又梦到走山路。想到看过写西湖的文字:”夜间入梦,又到西湖。站在涌金门外,清清的湖水,照见我青青的衣裳”。

 

第二天醒来全身无一处不痛,想起那条小溪开始哭起来,后来想到你落水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哭着笑着,一切便该回到从前了。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无梦到徽州

  1. […] 四年前我们去江西的时候,带了两只背包,没有相机。留下的一张合影是邂逅的同样来自上海的红衣小哥拍的。当时陈老师和红衣小哥互相留了QQ(青葱的QQ时代呀),一年之后(也就是三年前),偶然地看到小哥的网上相册,惊喜地捕捉到了当时的一点回忆(还有一点可捕捉的来自于有些疯癫的文字记载)。 […]

  2. […] 06年春天在婺源,在被雨浸润的青山隐隐之间,有一彪悍的摩托车大叔冒雨载我们于远山如黛、空谷幽涧之间飞奔,到了山脚下的村子虹关。询问一家小旅馆,对方问我们是否夫妻,若男女没有结婚证不可住一间房,令年纪尚幼的小狼君不由得面红(恩姐才十八哪那时)。最后住了另一家小旅馆,在潮湿的石板路巷子里,飘着炊烟的香气和当地的上司节点心“清明果”的味道。浴室在院子里,院子里还有一水龙头,用来洗脸洗脚洗衣服。我睡在床上,小陈睡地板,我还记得那晚睡觉前最后一句话是我说的。我对此格外敏感,只听到自己说了一句话,仿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再也没有回应。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