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天上午,我正好想起一个人.
说起来,我已经有6年没有见过他,7年没有跟他说过话了.但是,在7年前,我们是很好的朋友.那时候我们家离得很近,常一起骑车回家,应该是初二吧.初一还不太熟,初三已经不说话了.那时候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喜欢唱歌喜欢踢球,眼睛小小的,有时一副哀怨气.那时候在回家路上听他唱情歌,有次还开玩笑拿这个威胁他.

还有时候,我家里没人,我又没钥匙.他会爬墙进去把门打开.我们坐在我家的屋顶上看屋后的菜花地,还有远处的麦田.再有时候,我还会在门楼顶上傻不拉几的跳跳舞,他笑,估计也是笑这傻不拉几吧.要知道..我初中的时候,还是经常和我妹一起在房顶上玩泥巴的.后来,他不理我了.于是我也不理他了.我至今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错事,但是岁月荒芜许多故事难辨真假,以这样一个孩子气的游戏断然结束,也许好过更多的无疾而终的式样.

结果让我吃惊的是,那天下午我竟然见到他.就在我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经过客厅时,一下子愣住.脑子里反应了几秒钟,毕竟,我印象里只是那个小孩子的样子.

他是来找表哥的,他们念中学时常一起踢球,一直有联系.我第一句话说的什么,似乎是..念什么专业之类,我先开口,终于穿过了这么多年的沉默,回到过去,来到眼前.然后扯了一些..风景,自习课,交通,饮食,专业等大路边的话题.他长高许多,眼睛也大了(我没记错吧>_<),看起来清爽的样子.说着话,就感觉时间的大风呼呼吹,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很快走了他们去学校踢球.我想着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毕竟,那是太遥远的事情了,而将来,也终究不过还是陌路人的模样.旧知己,总是变不到老友.曾经有什么恩怨之类早烟消云散,剩下的记忆映照的明亮日子,是我和许多人都最不舍得忘记的初二.还好,我记得最初那个爱唱歌,有时有哀怨气的,翻墙一起爬房顶的孩子.当时只道是寻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