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irai

命运这回事,你们说是虾米意思捏。
我妹老说她命运多舛。“命运多舛”这是个相关词,还有“命薄”、“自有天数”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和“尽人事、听天命”意思似乎差不多。分开说,命是天定,运还有可能改变,故命不好和运气不好自不是一个级别的。

喜欢说命运的,多半是些倒霉人。中国人比较随意,西方人尤其是相信理性跟意志的德意志人就不一样了,比如强壮的贝头芬有句广为流传的话说:要掐住命运的脖子。说出这种话的人,定然十分不如意,欲强求之。而如果没他那么伟大理想的一般人,就用不着如此激动了。我们歧视词这种文学形式的范公曾在登楼时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深深崇拜之。另外一位大力扩展了词的内容和形式的东坡兄则实践了这种理想的生活方式。无论新党还是旧党上台,他都一路贬谪,到那儿都先盖一片房子准备安居乐业,还开发当地资源酿酒研墨——即使到了海南那荒蛮之地,还能和种菜的婆婆共商大策。

这人说我看天下人无一人不好人,却也不指望世人了解他,就站一旁乐呵呵的看着。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有人说了,家国不幸诗家幸,诗人就得命途多舛,比如李煜,还有清照姐姐。幸不幸福他们自个儿知道,问题是,无论他们还是我们都不可能知道,如果走另外一条路(无论选择还是被迫)结果会怎样。憨厚的美国大叔Robert Frost诗曰“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引原文是因为他说诗是翻译中失去的东西,好吧。)The road not taken永远是个吸引人的东西,因为你离开岔口太远,你再也不能选择,另一个世界也会有无数岔口都与你无关了。

但是只有一次啊。缺乏经验永远是人的状态。既然只有一次,那就无从比较,无从比较就永远无法知道走另一条路是否会比现在更好,或者更坏。过去曾经有许多岔路但是你只走了其中一条,未来还有许多,当那些不确定的岔路都成为你身后一条确定的路时,这奏四命运。无好无坏,不悲不喜,只是现在的一切。特蕾沙出现在托马斯的生命中是六个偶然的结果,难道偶然不是必然?一次是零次,一次也是所有。

罗嗦许久,其实是前几天帮我妹研究填报志愿,不由得想起三年前的我,不由得万分之怅然。怅然过后,还是无比感激。三年前和室友夜谈,大家纷纷谈后悔事。我那时还一副上进青年的样子曰,虽然以前做错过许多,但我相信将来都能弥补搭。哈,还算可爱。现在早就不信什么弥补了,菲菲写的词喜欢装酷“偶尔妥协拒绝后悔”。什么错的对的,事实这样,事实是咱还得创造未来呢。

我是在励志吗?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如此,那就这么着吧。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Moira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