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行色】少年别有赠

赠/别

三生石上可堪期?
十里琅垱日半熙。
旧雨濛濛无愿获,
新篁霭霭有云栖。
实多念子平生意,
恐阙知音到死离。
未许他朝扶瘦影,
杨公堤上对明漪。

 

哼……明知道我不会和诗的,除了赠别吻别之外还有其它选择伤离别或者做个梦也可以亚……我的一点小小离愁别绪今儿也都花光了,就当什么也不留下。

看,你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认识你了你不记得我的时候我还是记得你的,后半句有伪善之嫌暂且不表。即使听过同一场讲座同一场演唱会同一场戏(而且是三天)借过同一本书在上面画线去过同一个食堂,我们也未必能认识,只是我神奇的猜对了那串字母。却似无弦琴更好,高山流水共苍茫,也不知道这句话我记正确没,当时你的前两句似乎比我的后半句更难记。去不完的书店和吃不完的小吃比哪个更难忘,我相信总是发现汤包生煎被整修这一事实更叫人难忘,无论乘哪里的公交车总要为零钱抓狂的次数也匪夷所思。

你说过看到我亚,会想起以前还很爱读书的时候,还要悔恨自己年少失学好像我会变身道“代表书籍惩罚你”,其实我看到你也一样啊,想起一点儿纯洁的小理想,同时后悔自己未读好多书,我们互相作理想化身好啦。

风沙星辰,莲蓉月饼,大风吹大风吹,爬山跑步,虚无和偶像,苦难和阳光,寻找臭豆腐就像寻找刘子骥,竹径林中夕阳就像梦中人,最初的酒肉朋友到了最后也背诗对句,附庸风雅。杨公堤上对明漪时你突然语带惆怅“看柳树的时候你在哪儿呢小狗”?我只是见不到千树压西湖寒碧,你也恐无机会于江村月落之时钓罢归来。但若在千里江山,念你芦花深处,也可以共苍茫。还是贴此两首致下情谊,且尽生前酒一杯

 

停云 /陶潜

霭霭停云,蒙蒙时雨。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蒙蒙。八表同昏,平路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竞用新好,以招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归自谣  /冯延巳

寒山碧,

江上何人吹玉笛?

扁舟远送潇湘客。

芦花千里霜月白,

伤行色,

来朝便是关山隔。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伤行色】少年别有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