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册

写到一半放弃之,实在是文不能达意,这个速度慢得令人发指的地方倒可以做个回收站。
纪念册还有个番外篇,我打算什么时候不再梦见你的时候,才给你看。

说起S君啊,也许我坐某列火车时会偶尔想起你搭,可是我再坐那辆列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至爱的各种面食很有把握也。然后我在听人讲我不懂的冷笑话时也会想起你,想起某晚等123的时候抬头看天空说那句矫情的话“大块大块云朵以忧伤的姿态飘过天空”,也许是那一晚吧在深夜的校园里陪我找自行车,想起你总是一副很励志很向上的样子,热爱到愤怒。从某一天开始我发现你很会鼓励人,也许是因为从某天开始我很需要被鼓励,这真是件糟糕的事情。本身就是讨厌的事情,我讨厌慰解他人,有谁愿意呢?林夕说写《七友》是边哭边写的,因为觉得就像写自己,我也觉得像自己,原来每个人都是小矮人。

说起M君啊,我看到许多东西都会想起你,比如从电热棒到电蚊拍涉及吃穿住用行的种种便利设施,难怪我的室友yv都夸赞之为家居实用。可是想起你什么呢,总得来说还是很失败的,我说过,从来都是我迁就你,你只肯迁就我的一次还附加了条件,我居然能忍受你到今天,实属不易。我对别人说起这么个人都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和你说话时,就一点儿心气也没了,md真是劫难。我想等到有天我们都不能忍受对方最好,可不想等我们都死了,天哪,发现我想到死也会想起你的,这阴魂不散的家伙。

说起U君啊,我看到那个我和yv订为20年后凭此相认的信物的小象会想起你哦,想起你那稀疏的胡渣子和更稀疏的头发以及匪夷所思的蹭饭理由,你简直是我大学时代蹭我饭最多的人!我竟然还一度保存你的1寸2寸大头照若干天,印象深刻,想忘了都难,更可怕的招数是你总制造这个人恨我那个人讨厌我的假象,让我自认为自己无比招人厌>_<做知心哥哥也不必如此吧

说起C君啊,我一个人走很长很长路的时候会偶尔想起你的。想起我们曾一起走过不少路,从流水落花的二十里山道,走到路灯照出一脸黄的曹安公路,走到三环四环,后海北海,京航运河的尽头;走过甬城熙熙攘攘的闹市走过岛上香樟树的小路走过海边千万年的石头,走过巨大的手掌走过生锈的墙面走过长满莲叶的绿色小径,走过车站走过月台,走过大雨滂沱的深夜,走啊走,沿路旅程如歌褪变。闭上眼睛,听上坡下坡左转右转,睁开眼睛,看蓝天白云春花烂漫。可是啊可是,莫比乌斯两面的毛毛虫走过千山万水终究可以相遇,地球上的两个人却是纵然天高地厚也跨越不了的距离。

说起G君啊,看到你千里运来的三本厚书时,我想起你不但满怀感激,还心存内疚。想起你给我的药我还没试过就消失在图书馆了,想起第一次见你可爱的样子,站在图书馆2楼的通道口。那个凉爽的夏夜我才大二亚穿着红色米老鼠,似乎还扎了个小辫儿,之后你去了嘉定,总共没见过几次。可是在腿痛的夜里,也许我会想起遥远的南方城市里,真正的朋友平淡如水,滴水成珠。

说起L君啊,我说起你的时候你一定一定早忘了我啦。可是我会在吃藕粉的时候偶尔想起你哎,想起我们撑伞走在水乡那些诡异的悠长巷子里,你坐在乌篷船里面眼镜被淋湿努力拍照憨态可掬的样子,还有秋雨飘零的沈园黄昏,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桂花藕粉。上次见面在国立柱草地时我埋头借傍晚天光看书,竟然遇到,许久未见你也不问近况,寒暄两句便走了,这样干脆的对话我也很欣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