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月色在潇湘

这次倒是真想追忆童年往事来着,怎奈岁月斑驳,记得的所剩无几。转而欲歌颂伟大友谊,伟大友谊的意思之一是,朋友都是一辈子的,这话听起来多俗。

不过那时候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我生长的地方民风淳厚,直来直往,男人很爷们儿,女人很实在。以至于我稍微长大把目光从书本移向人事的时候,颇将讲义气这件事当回事。高中有个兄弟每让我帮忙做事我不答应时,他就面无表情的说:“你讲不?”我立马就讪讪地答应了。

我现在也这么想,不过变成自说自画了,但没关系,相信的事儿就存在,尽管只存在心里。事实是这样的,我15年前认识的人10年前就没有联系了,10年前认识的人5年前就没有联系了,5年前认识的人现在也不知在哪儿,可能有些关系要维系得经营之,我没那个心故而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小学时有个班长作威作福,总是在上自习课的时候把我揪出来叫另外5个跟班轮流拿扫帚打。其中有个小男孩不肯打,我忘了他叫什么,只记得我们经常结伴回家。其中还有个小男孩打得最厉害,他是我同桌靠过道,经常揍我或逼我钻桌子,想起这个人简直字字血声声泪。好多年后吃饭时妈突然说,还记得你那个小学同桌不,他爸得病成了植物人。不过有一次他踢球赢了比赛,回去跟他爸说,说爸爸你高兴吧,他爸突然就流泪了。我听这话也哭了,我小时候可是打算要恨他一辈子的呀,不过这个人的名字也忘了。

初中同桌猴子让我磕了三年的瓜子磕出一排瓜子牙。最光荣的事情是我们偷偷摸摸神神秘秘救一颗小柏树的人道行为,我承认日后我再也没做过这么善良的事情了,幸好还有这颗小树留下清亮的一笔。当然,最终是没有救活它。高中无联系,这孩子后来考去北京,听说现在还找了个北京姑娘感情甚笃。我写过一封一页还是两页的信,他回了十五页,令我激动地在寝室炫耀半天。后来我在网上写了封给他,大言不惭地说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知己,酱紫,不管时间是怎样无情销蚀,不管遗忘怎样残酷升起,这事儿就是酱紫。我是大言不惭啊,记得最后一次的联系是他问我484考研,我没有回。还有个陪我玩的是我的好邻居,以前写过他一起屋顶看菜花田和跳舞的那个,尤记得他上英语课写情书被老师发现,那小个子女老师看了笑笑又还给他啦。伊如今出落得不错,还算标致。

另外想起来我初中时相当疯癫,除了喜欢满园子跑差点被沙尘暴吹走以外,还打地道战挖泥巴,找复读班的大哥大姐聊天,那些个大哥大姐十分待见我,真是有活力啊……

然后就是好兄弟了,此男我一度曾经很想大书特书,却不知从何写起。我大学室友都叫他山东大猪妖,长得确实像猪妖,相当爷们儿但其实身体素质颇差。为了逼此人戒烟我跟小狮子想过很多招,不过他才不听我的只听小狮子的,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蹲墙角。小浪在墙角划一个圈圈小狼蹲在里面,酱紫。下雪的时候此男还能把我整个提起来扔到变成了大雪球的冬青树上去,我们传的纸条里面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岁月似把刀、刀刀催人老。最常出现的一个字是饿。

小浪前阵子都说毕业就结婚了竟然又失恋(此男高中时失恋借酒消愁喝到胃出血,以至于若是有人在他面前敢提那女生的名字,他能把那人从一楼追打到五楼),他第一个告知我令我十分感动。我也只有心情差时才会跟他说一句没头没尾的丧气话,有一次他回道怕啥还有小浪呢。我说得啦,你陪我走的那一小段路早结束了。他说还早呢,说好了一辈子的。高中流行十字绣那阵儿,我绣了个钥匙扣给他上面只有俩字:兄弟,奇丑无比。有一次他又喝得大醉趴在窗外面和小狮子说话,拿着那钥匙扣一直说啊说,说什么我倒忘了,我也在旁边可他只顾着跟她说。

说起小狮子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密友,也是很神奇的,高中之后就时而消失时而出现,每次在网上出现都换一个文艺的名字,搞得我每次都问你是谁……其实当年真的密得惊天动地,某天中午为了给她买孙yz的新专辑没回去不知怎么惹恼了我妈,她先去学校闹了一番搞得班上同学纷纷为我点白蜡烛,回家后自是一番争吵妈妈和妹妹简直是抱头痛哭……不堪回首的事儿就不说了。

 

这些人哪,我都很怕跟他们见面,应对冷场不是我所善。2姐说的那样,“旧时人已陌生到不能相认,其所钟爱的食品你已未尝过一样,所感动的乐曲无一首是与你同听,所感慨的人物全不认识”,道理谁都明白,此一时彼一时,物也不是人也非。但是无妨。

让我想一想,我的道理未必说得明白,可是说服得了自己就成。我喜欢听小浪说,说好了一辈子的,少一天也不是。有什么意义呢?讲述就是失去,为了拥有而不忘记,不忘记也变成奢求的时候,就只有相信了。

有一天我特别想打电话给一个人说,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吧,我当然没敢说,这是个多么多么奢侈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旧时月色在潇湘

  1. 别小浪了.都老了.
    博主 对 小浪 的回复: 2007-08-07 12:11:57
    岁月似把刀,刀刀催人老。。。快请我吃饭!

  2. 写的好多了。。。
    博主 对 比我 的回复: 2007-08-07 12:12:42
    你是哪个 我干吗要跟你比

  3. 和我差不多,总觉得自己的冷落对不住朋友们的热心,却每每连他们的留言都忘了回一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自我安慰说朋友都是拿来怀念的,真正交心的朋友也不必在乎这厢俗礼了。

    想加入不老歌的博客吗?我可以邀请你呢。把注册链接发给你就行,只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发,要不把你的电子邮箱告诉我吧?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