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就这样站着

站着就是资格。

昨天下了大半夜和小半天的雪,并不大,但是早晨时分下得很紧。那时我正大清早的在学校各腐朽的行政机构之间奔波,自然不好意思打伞,于是头发和围巾都落成了白色,手缩在口袋里,脑袋缩在围巾里。去研院要绕过结冰的湖,落了薄薄的一层雪,就差我跟那独钓了。

当时天地间灰暗得很,白茫茫一片是因为雾大,我就想起“我看见大风雪”那首诗来了。我没有看见大风雪,当然了,不过那裹着雪粒的风直吹进眼睛的时候, 就像“走遍了天下的路”。走到10点的时候,我终于确定了今天不可能办完事就回去了,室友还在睡觉,她到中午时分醒来,说一直都还以为天没亮呢。

雪越来越低
天把四条边同时垂放下来
大地慢慢提升
镶满银饰的脸闪着好看的光。

我望着一对着急的兄弟。

愿望从来不能实现
天和地被悲伤分隔。
落在地上的雪只能重新飞翔
雪线之间
插进了人的世界。

慈悲止步
退缩比任何列车都快。
天地不可能合拢
心一直空白成零。
悲伤一年年来这里结冰
带着磨挲出疤痕的明镜。
山野集结起一条条惊慌的白龙。

为什么让我看见这么多。

风雪交加,我们总是被碰到疼处。
天和地怎么可能
穿越敏感的人们而交谈。
它怎么敢惹寒冷的父亲。
我看见人间的灯火都在发抖
连热都冷了。

许多年代
都骑着银马走了
岁月的蹄子越远越密。
只有我还在。

是什么从三面追击
我走到哪儿,哪儿就成为北方
我停在哪儿,哪儿就漫天风雪。

这是悲伤盛开的季节
人们都在棉花下面睡觉
雪把大地
压出了更苍老的皱纹。
我看见各种大事情
有规则地出入
寒冷的父亲死去又活过来。

只有我一直迎着风雪
脸色一年比一年凉。

时间染白了我认识的山峰
力量顿顿挫挫
我该怎么样分配最后的日子
把我的神话讲完
把圣洁的白
提升到所有的云彩之上。

(王小妮:我看见大风雪)

没有贴前面三节,多少减少了它的力量,我喜欢这首诗的长度。但是考虑到blog的布局(我不想这块变得过于细长>_<)就放个尾巴吧。顺便把小本里面抄的其他句子也摘几句拼凑之。

你站在那个冷的地方
雪下得很大
两千公里外你的雪很大。

花不觉得生命太短
人却活得太长了
耐心已经磨得又轻又碎又飘
水动而花开

我们不说话的时候
天空一片婴儿似的蓝色

我向我自己欢呼
别人会以为我在静看风光。

黄昏使你渐渐变淡
画面消失时有人颤抖
我们终于
不再说话

这世界能有我活着
该多么幸运。
伸出柔弱的手
我深爱,并托住
那沉重不支的痛苦。

从清晨活到晚上
人不能总是见到光。

让我喜欢你
喜欢成一个平凡的女人。
让我安详盘坐于世
独自经历
一些细微的乱的时候

不认识的就不想再认识了。

从今以后
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我
比如我荡来荡去的
后一半生命。

这世上没有光
一只手
能碰响全城的槐树

在这个丝毫不值得笑的世界,
我终于看见你笑了。

 

photo/flyingsnail 转自未名bbs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我想,我就这样站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