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祝愿

大姐今年先后过了三次生日,这最后一次之后,终于不能再死皮赖脸地留在一字头数目了,从此坐二望三,大姐真的要成为大姐了。
想想大姐这一年,貌似有很多变化。
二月里冬日的阳光,三月里烂漫的桃花;四月愚人节的玩笑,五月永无乡的灯光;七月长江的浊浪,十月黄河的渡口;八月上海的长夜,九月京城的凉风;六月离别的酒,十一月路边的歌。回想起一月辛酸的落雨天,十二月的风雪夜荒凉却不哀伤。

但是当大姐把本来的流水帐写成排比句之后发现,原来在走走停停之后,还是又回到原点。
大姐曾经疑惑的问题,没有一个得到解答。曾经怀疑的事情,没有一个化作确信。曾经看过的风景,一一悬在眼眶。曾经牵挂过的人,一一收在心底。
翻看大姐一年前写的字,两年前写的日记,三年前写的信,发现那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一次次地回到原点,重新开始,这该怎么办?

今天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出租车上的广播一个台说是-1~-9另一台说-2~-8。
风大得一度把大姐的帽子吹落,在这样的天气里大姐还和远道而来的小别哥外出活动一起颤抖虽不温柔那也是精神可嘉。
所谓活动指的是大姐与小别哥永恒不变的经典活动:逛书市。
地坛书市虽然宝贝众多但二人走了才一个多小时就受不了了,因为寒冷的季节里所有人都得躲避风霜。
大姐还是买到半价三联书若干,某版本的毛语录以及20块钱入手一册LP中国,收获不错。
同时十分感谢小别哥不畏严寒的勇敢陪伴。

昨天晚上大姐在寝室里大言不惭地说:你们作证哈,如果明天xxx会送蛋糕给我,我就嫁给他。
大姐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这个虚拟从句不会成真。
所以今晚,大姐与小别哥在某处极为难吃的餐厅谈人生谈理想聊到不胜伤感之后,独自回去的路上,早下了一站,然后沿着北四环走阿走到一家饼店买了一个蛋糕带回去。
寒风呼啸中大姐帽檐压低一只手拎着蛋糕和书一只手捂着围巾根本不抬头看路,以至于差点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小车撞飞。
撞飞也不错的,把生日变成忌日,还能添点传奇色彩。

大姐上一次给自己买生日蛋糕是四年前,四年前的大一新生,青春无敌。
四年前她抹了一脸蛋糕,今天也是,一切都在证明又回到原点。
大姐许的愿很简单,她经常说的,上天阿请您在2008年赐我一个xxx一样的男人吧。(此处的xxx是不定指,上一个是特指。)

祝大姐愿望成真,也祝大姐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尤其另一个特指的xxx)在下一年心想事成,财色兼收。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大姐的祝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