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能论、社会科学、教育及其他(从布迪厄、韦伯到我的室友--)

在十多天的时间内啥也不做只完成两篇质量低劣的论文,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期间我一度有灵感欲洋洋洒洒去写博,终于还是抑制了冲动,以致于到现在,都忘了--。

首先的一个主题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分工确实很不符合人类的类本质啊。布迪厄讲: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力量,是基于某种新社会达尔文主义:最优最聪明者(哈佛的格言)得胜。在统治者国际的世界主义观念后面,有一种才能哲学:最有才能的人主宰,有工作。这意味着,那些没有工作的人就没有才能。这里有胜者和败者,有贵族,我称之为国家贵族,即那些拥有中世纪意义上所有特征的贵族。他们是靠教育,据他们自己说是靠才智获得权威。才智论意识形态极适于解释一种类似主人和奴隶之间的对立:一边是有才能、占有很少高薪职位的全权国民。他们可以挑选雇主(而其他人最幸运的情况是被雇主选中),可以在国际劳务市场上获得很高的收入。另一边,是注定干不稳定工作或者失业的芸芸众生。

而显然,上面这段话只有被选为法兰西院士的脑力劳动者才有闲功夫想得出。大肆抨击才智论和学历特权的人,正是获得国际人类学界的最高荣誉的处在学历顶点的那些人。(顺便说一句,才能基本上也是我讨厌的那些词之一)在政治思想史上,等级制传统是比平等观念更古老的——谁能说人是生而平等还是生而不平等的?柏拉图的共和国里,有人是哲学家,有人是卫士,有人是王,每个人应当做他自己的事情。一个懂得欣赏索福克勒斯贺拉斯但丁奥古斯丁席勒瓦格纳波德莱尔普鲁斯特的人,似乎就不应当从事需要汗如雨下日晒雨淋的工作了。曾经一度,有那么一些乌托邦思想家,十分幻想着一个取消社会分工的社会,最近的一个是毛爷爷,他不但幻想,还发动一场革命来推动之,但是可耻地失败了。关于这个失败有多可耻,是我期末论文的一篇主题。

某日午后两点我在水饺餐厅吃饺子,封闭空间待久了就长期处于头晕状态,瞥到外面挂了一条横幅写“xxx职业规划大赛决赛”,心想这个横幅跟那“xx大学总裁同学联谊会”真是有着相似的精神气质啊。我不知道什么叫做职业规划,但那定然是一条通往有才智有权威人群中一员的道路,而且定然不是一百年前韦伯作那著名演讲时所说的“生命之弦的守护神”的当下要求了。另外一篇演讲的结尾是我背过的,我不懂德语,但很喜欢冯克利君的译文:让我们设想十年之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当这长夜渐渐露白,那些今天还被春天的烂漫鲜花簇拥的人,还会有几个活着?届时,在座的各位内心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怨恨,还是流于平庸?各位已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职业?

在那个时代韦伯致力于把社会学建设成为社会科学,而今天的社会科学已经在科学的道路上走得太远。堕落的标志之一就是国际关系这门学科的出现--这是我学了四年半国际关系之后的最大感想,其中的现实主义流派,还常常把韦伯视为思想渊源之一,但是就现实主义理论搞出的体系-单位结构来说,韦伯大叔还真是古典呢。另外一个被视为现实主义代表的雷蒙·阿隆大叔(我的反对意见只有一个,国际关系学确实是完全是美国社会科学,所以不用英文写作的都不能归进去!)的评价是十分中肯的:实质上,马克斯·韦伯在他自己的政治理论中背叛了自己,因为实力,无论是他的实力还是民族的实力,从来不是他的神。他的思想和生存服从于两个价值:事实和高贵。作为人和哲学家,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份遗产,这是实力政治家所犯的错误不足以损害的。

再回来,社会科学变得堕落了人文学科则愈加地自负清高。一个很搞笑的事例是,据说未名bbs上在争论那个学院水平高,有一种言论说:叫xx学院的都是垃圾,叫xx系的才真的有料。我承认叫xx系的是真的厉害:中文,历史,哲学,但然后呢,清高自己会说话吗。

然后不可避免地要说到教育,不可避免地说到我难得一遇的室友E君。e教很多孩子,英语口语英语播音奥数等等范围广泛,有时家长会打电话来咨询,e用她永远不容置疑的每个字都重读的口气说:总之你就是得不断地跟她讲,不断地讲,如果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的生活就会很惨,虽然她现在还小还不懂什么意思,但起码会有朦胧的恐惧意识…… 我想一个长大后可能会像e大姐一样的孩子就出现了。另一次几个姑娘谈论家庭相关,x说生小孩要趁早对身体好--e大姐反对,说她只有确保她的孩子从出生起就能受到最好的教育,过最好的生活才能要小孩,否则就是不负责任,鉴于e的语气总是有无比强烈强加于人的倾向,搞得这场对话不欢而散了。

不过,e大姐让人佩服的地方是她活得如此彻底如此纯粹,一点儿也不虚伪,比那些不过是物质崇拜麻还要遮遮掩掩的人强多了。某天e在网上看到一帖子,讲某女要结婚了,其工作没多久的男友花了全部继续买了十几万的钻戒,其时夜半零点多但她如此激动非要跟我讨论此贴,看我写论文无心讨论就打电话给男人打电话,叙述自己的激动心情,还把《卖友郎独占花魁娘》的故事讲了一遍,然后说:你看,从古到今女人要的都是一样的。我很纳闷这有什么关系。她又说:当然,如果你要花全部积蓄给我买戒指的话我也不会同意的;不知那边男的说了什么,女的说,因为还要买别的阿-- 我当即替清华男一身冷汗。e大姐一般每周要闹八次分手,每天打若干次电话,说来说去无非是这些,她刚才的电话里一句话是很好总结“女人要的还不就那些,包,鞋子,首饰,化妆品……化妆品还不能拿来炫耀,涂在脸上谁看得出来,首饰是最实用的了。”

总之我对e的一以贯之深表敬意,只要她不是总以强加于人的口气说话。作为一场又一场选美比赛的生活,对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博还推荐过,叫为什么我们缺少特立独行的人生态度,其实那文有些矫情,人生态度这回事,各有各的活法,这点上我完全贯彻约翰密尔的意见。在另外一场关于家庭生活的对话中,我赞麻姐姐很贤慧定能持家有道,麻姐姐说哪有我现在就挣扎要不要去洗衣服,我说没关系阿你又不用老手洗,e姐姐说,你将来何止不用手洗,你应该打电话给干洗店让他们上门来取然后洗好了熨好了给你送回来直接挂柜橱里。我的理想生活是这样的,洗衣服收拾家务什么的都只要打个电话。
麻说,我的理想生活……没细想过,但第一个念头就是有阳光。
e说,你想想看,如果你有钱叫洗衣店和钟点工,就不可能没钱装落地窗。

我当即确信此二人基本上无法对话,对e来说幸福是可量化的,对麻姐姐则不是。不过世界之美好在于它的多样性,麻的幸福是有阳光,e的幸福是打电话叫人洗衣,我的幸福是每天早上能起来吃早餐(显然没有人叫我是不会早起的),希望大家都不把自己的价值观看作是唯一有道理的。

到这里已经离题万里
了,就此打住,本来还准备了一段周作人大叔的文,下回再贴。

最后另,这世界特恶心,我也特恶心T_T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才能论、社会科学、教育及其他(从布迪厄、韦伯到我的室友--)

  1. 看到最后觉得E还有点好玩 哈哈
    不过以我的小暴烈性子 跟一个价值观如此背道而弛同时伊态度又咄咄逼人的女人同居一室 肯定得调宿舍滴

    mmd,长的怎样 男人爱伊什么?

  2. E是不是从很多考研进国关的那个学校毕业的啊?
    我也发现有些时候价值观差太多真是没法沟通。
    不过就像你说的,世界是多样的。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博主 对 北极 的回复: 2008-01-17 23:48:41
    不是,麻姐姐才是,人超级和善乐于助人热情向上@_@ e是本科读元培的,英语阿数学阿经济阿都可独当一面,另外对于托洛茨基和考茨基也有一定研究

  3. 不断地讲,如果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的生活就会很惨
    ———————
    没有用的没有用的, 我从小听这话还是没好好学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