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

那天,左小困和虫小堵一起于地板上亲密地平和地仰卧,看天花板上可能有的冬季星空。
虫小堵想起什么,问:你不喜欢我的时候还会梦到我吗?
它想起那个用毛笔写信的老师曾经说,有时候会梦到那个他曾经想做她一生拐杖的姑娘。
左小困说:不知道——会的吧。
虫小堵笑说,很偶尔即可。
它想问问它梦到喜欢过的人们的频率几何,作个参照,提高要求,又觉得实在无趣,未提。
左小困说:我会梦到你在图书馆的门口,下大雨,地上的积水很深,涓涓如溪。你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然后是什么谁都忘记了。
但是到后来,当左小困离开了虫小堵,或者虫小堵离开了左小困的时候,它们都想起那天在灯光下泪如像从脸庞划一根虚线。

它们的追忆刻进皱纹里的时候,它们在别人怀内也懂得妒忌的时候,它们各自与很多陌路人亲密而平和地仰卧的时候,它们匆匆老去的时候。虫小堵想,道别一词令信念都改变,若记起某一刻的灯光,瞬间的幸福与凄凉,短促的一生也可增长。
只有瞬间才可以永恒。

让离别都被原谅
让容貌刻在途上终生欣赏
直到化做石像

(永恒 /梁基爵 林夕 黄耀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