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去锣鼓巷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与众室友终于决定前往充满文艺噱头的南锣鼓巷春游,下面是流水帐以及图片说明。图片大部分shot by小花,小部分by大树。

首先我们坐某辆公交车前往平安大街,一路上珍珠与小花大谈珍珠姐姐最近一直思索的性与爱之间无法取得平衡的问题,从很深刻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到小花mm的千奇百怪的幼稚问题。以至于旁边大叔听得十分入神连下车都差点忘记,小花多么可爱还提出由于她不想跟某男圈圈叉叉,不如珍珠先替她试一试。。试过之后再她来,但珍珠说某男那张脸一看就不行的>_<大海和大树始终疾走在前保持五十米距离,这样说着说着到了那个恶俗的牌坊:南锣鼓巷。

牌坊进去是一排电表

 

所谓锣鼓巷 就是左手锣右手鼓。 听到一中国人向日本人解释,就是“太鼓”的“鼓”

 

 

所谓帅哥 就是在哪儿都是一幅画儿

就是一位戴红袖章的大妈都那么的有型有范儿有姿态,仿佛以犀利的眼神惩罚一切不热爱北京不骑自行车的人

 

 路走到头是鼓楼东大街,我们找了家烤鱼店开始边吃饭边继续上午的话题。珍珠姐姐以遭遇一年半之痒(我们说:才一年半啊……她说:都一年半了!)的麻木姿态摆事实讲道理,讲起道理从《芳芳》到昆德拉,深入透彻,摆起事实上可追溯到她的年少轻狂时代在未名湖畔圈圈叉叉惊险刺激,下可叙述到如今之死水波澜栩栩如生,很快让我们旁边桌的人也像公交车上的人一样被吸引了。不知怎么又说到意外怀孕与堕胎,我表示反对堕胎(此反对非公共事务上的反对,密尔的意义上我是绝对的自由派,人家堕胎还是同性恋关你什么事儿,看共和党人都是吃饱了撑的,顺便支持下小黑!),她们说那要是因为一个小孩毁了你一生呢,我说我的一生本来就没什么好毁的-。- 又说被父母鄙视亲人孤立呢-。- 我想被世人唾骂也没什么,但要是关系到父母就不好了,于是就犹豫了-。- 联系到上上篇日志的主题,自己的幸福永远都是被身外之物和别人的意见所牵绊的阿……

又说到我这人飘忽,喜欢我的人肯定都精神分裂,反正飘忽一下,我又没有任何要求,不会带来任何负担。尤以xx为甚。又说xx说不定在远处早找了个女朋友呢,反正你不会知道,你又不会问。你这人就是看似自由其实一点都不自由,因为你预先给自己建了一堵墙在那儿,根本不会翻过去,你这种姿态在那儿吧,有些事儿是无论怎么都不去做的。谁说我不会问了,xx自己出来说说有没有。

然后一路过街穿巷,逛了无数饰品店玩具店外衣店内衣店鞋店,到达烟袋斜街。前海后海荷花市场走过去,回到平安大街,打车回家。

 

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失落就不要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悲伤就去平安大道
一个人感到爱就去平安大道

悄悄补充两张集体照,在中戏的长廊以及木门处拍了若干很2的图片,上面一张自左向右为珍珠、大海和小花。

再话说,经过荷花市场某餐厅的时候,我和小花两人站在橱窗外陶醉的看里面的室内乐演出,然后小花说:如果有男的请我在这吃饭我就嫁给他了。
后来出到牌坊处,找不到另外二人,打电话召唤。会合后她们说刚才也在那餐厅外面,而且珍珠对大海说:要是有男的请我在这吃饭我肯定嫁给他了。
(那地儿就是水牛石)

>_<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人人都去锣鼓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