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献给我未尝谋面的同学

全文转自锦瑟的日记

 献给我未尝谋面的同学——蒋捷连

 那时我在五班,你在六班,我早听说过你,因为你学习好,物理老师特别喜欢你。

晚春,令人热血沸腾。初夏,血迹斑斑。那夜,你去了一个我们当时绝不相信会如此危险的地方,没有回来。你的同班同学跌撞着从尸体中爬出,跑回去给你的母亲报信。

你的母亲如何度过这十九年的,我无法想象。只当我自己做了母亲的时候,才明白那可能是何种痛苦—–我甚至仍然不知道,那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直到去年,她才被允许在复兴门地铁站的出口,为你放上一束花。

这么多年了,每年这个时候,我总会第一个想起你和你的母亲。你是最无谓、无辜地被命运荼毒了的。而命运,包括一切:包括你出生的国土、时代、家庭、政治经济环境…


学了你喜欢的物理,不是因为你,但却也是因为一个我们共同崇敬的物理学教授——
他写过一本书《哲学是物理学的工具》——我从我们共同的物理老师那里借了那本书,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那年夏天,我们也许会进入同一所
大学同一个系,再做一次同学,我确实和一个你们班的同学大学同班了的。但是,没有这个如果。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找到你的母亲,拥抱一下
她,献给她一束洁白的马蹄莲,告诉她我记得你们,我一直难过着。我想过很多,甚至想过我们可能都错了,想过你白死了,可我还是难过。但我不知道怎么找她,
她一直被盯着。其实你死得无所谓值不值,你只是死了,那么年轻,甚至还只是个孩子。

而我,并不是在说政治,不是在说治国的是非对错。我说
的是更根本的东西,人之为人最基本的、生存的权力。我不承认那种所谓以大局为重、不得不做的牺牲—–拿别人的性命。我花了超过双倍于你生命的时间,
才稍稍有点明白,生命是什么,死亡是什么。才体会到,生命和死亡都是以方式记的,而不是以数量记的。对每一个生命的屠杀,都是罪恶。

我一直没有去主动寻找你的母亲,给她那个拥抱和那束马蹄莲。但我知道,我并不因为懦弱、犬儒,就平安。危险是悬在每个生命头顶的。

我不为你的死寻找意义。我不为国家寻找前途和道路。

我只祭奠你,只祈祷。因为,那虽是你,却也本可能是我。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转载] 献给我未尝谋面的同学

  1. 话说我文学史老师正值那届,据说当年谣传解放军要血洗北大,学生们见面的问候语是:“啊,你还活着啦”
    话说该看看《天安门》,是说在MAZE能下到吗?
    博主 对 夭 的回复: 2008-06-09 17:10:58
    我不知道maze上有没有下。。想来应该可以吧,我们那会儿课上放过

  2. 吓我一跳 后来发现是转载。。。。。。
    博主 对 gulu 的回复: 2008-06-09 17:12:18
    这真是怪了,您看文章是跳过标题跳过开头,直接从最后开始看的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