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与予知(研究介绍之一)

本来想先写关于地震与被害的,不过因为有些图还没找到,为了看图说话。。看来要去图书馆拍照了……就把“被害”问题往后推一下,先写预测的事情。这篇日志主要是介绍发表于1980和2007的两篇论文,前者是某日本的地学研究者介绍中国地震预测经验的,以同样是发生在龙门山断层带的松潘平武地震为例,主要是宏观现象,属于“群测群防”;后者是从地质史和实地考察的角度,分析了北川-映秀断层和Pengguan(不知道是哪里,彭县?——经summer君的指点,得知彭灌断层即彭县-灌县,后者即都江堰)断层的变动情况。

首先是高桥 博的《中国的地震对策》(「地質ニュース」、No315,1980,p38),开头先说了一堆寒暄话,诸如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之类的……-。-然后介绍中国之地震对策与日本之不同。因为普通民家的耐震性几近于零(考虑到他考察的是70年代末的中国),工厂等重要的建筑物比一般住宅好一些,但是毕竟不像他们国家那样建筑物以应对地震为前提而建造。而改变十亿国民的建筑物状态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正因为此,在中国,地震防灾的任务中,地震预知具有第一位的意义,“这跟我国主要为了防止火灾等2次灾害的防灾政策有根本的不同。”

然后介绍了一下中国人民群测群防的基本情况,有一些图片。然后进入案例分析,主要以辽宁海城,云南龙陵和四川松潘平武地震(1976)为例。

上图是前兆发生区域的变迁。虽然最终地震发生在松潘平武的虎牙断层一带,但是前兆发生却是在整个龙门山断层带推移的,从一到六的数字表示了时间的早晚,最早的第一期大约是一年前。然后到理县一带,然后大邑,然后绵竹、汶川一带,然后安县,最后是虎牙断层区。


上图反应了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的地震发生预想地区。


更详细的表格


云南与四川地震的发生关系。。感觉有点扯


平武地震发生前2小时的水位变化

附上文的链接:
http://www.gsj.jp/Pub/News/pdf/1980/11/80_11_05.pdf

相比较上面那篇简单易懂的群测群防,下面这篇以我的能力基本就没办法看懂了。即由Alex Densmore和Mike Ellis等人完成的“Active tectonics of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t the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TECTONICS, VOL.26,2007)。因为流传很广,大家可以去搜一下也许会有详细的介绍。

开头说:青藏高原东部边缘正处于急剧的,新生代岩层的“冷却”和“溶蚀”变动中,然而奇怪的是现在还看不到它旁边的盆地有任何大规模的(地壳)收缩(shortening or accommodation)。然后是导言、青藏高原东部边缘的地质史、方法与技术、结果(北川断层,彭灌断层,龙门山带的变形),讨论和结论。

基于历史、现实和理论的分析之后,把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平行的断层带(BC、PG和大邑这几个东北方向延伸的断层带)放在整个青藏高原被印度板块推动向北移动的背景之下来看,问题就很明显了。结尾说移动的速度虽然多变但基本上每年若干毫米(在National Geographic News的今年5月16号的报道中,作者之一的Ellis说,速率约为每年20-22毫米),BC与PG断层在最近的更新世(Pleistocene)都曾出现过地表断裂,部分地点在全新世(Holocene)也发生过。现在的断层带长到足够产生强烈的地表地震,这使得它们成为该地区的潜在严重威胁。

放两张截图:

从图上看djy和bc是最危险的。。汶川茂汶断层在左侧,理论上说逆断层地震中下位的那一侧破坏会小一点。。

该论文的链接为:
http://www.geography.dur.ac.uk/documents/densmore/densmore_etal07.pdf
另请参考National Geographic News的报道

————–下面啰嗦几句评论—————

   关于地震预测这回事,现在很不得人心。大家都会说,这是没法预测的,就“预测”这个词的精准含义而言,当然是这样(废话,经验主义还怀疑明天太阳会不会升起呢),但是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在用这个词代替别的意思。如此说来,大众观测点看那些蛤蟆熊猫地下水,专家们看那些历史数据和卫星图片,他们做这些事情难道是出于消遣不成。在关于07年论文的评论中,就有水木的网友说:每年地学杂志上这种论文多了去了,而且每年那么多地震,总有碰巧的几个。这么说,他们忙着算数据实地考察分析拍照都是为了碰巧去的。我的意思是,无论群众智慧还是专家眼光,好歹是人家辛勤劳动的结果,为啥现在动不动就被骂上去了。

   比如那个提出旱震理论的耿庆国,我看到的评论都很不友好,关于那个圈子里的勾心斗角外人固然不明白,不管他是个被排挤者还是别的什么,首先人家是严肃做研究的阿。在5月19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机理及后续灾情科学分析”的香山会议中,作为非主流研究者的耿(以及汪成民)也有参加。而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中说:引人注目的是,这些专家学者中,一些已经退休,非地震系统的地球物理学家、地质学家受邀参与了这次会议。这些专家曾经在唐山大地震、海城地震等预测取得成功。《唐山大地震》的作者钱钢对耿也有颇高的评价:“我曾在国家地震局的《中国减灾报》工作,总编辑即是耿庆国先生。他是一位把自己的生命完全献给中国地震预报事业的科学家,我在《唐山大地震》一书中,对他的研究多有记述。”(该篇文章中还有对33年迭溪地震之地震湖崩溃后的景象的描述引用:“大水下午七时溃出,于九时到茂县,十一时到威旧,夜半到汶川,次日上午三时到灌县。……”)

    总之我的意见
,要善待科学工作者,尤其是严肃工作的科学工作者。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地震与予知(研究介绍之一)

  1. 彭灌断层
    另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叫陈一文
    博主 对 Summer 的回复: 2008-06-21 14:24:31
    多谢。。
    另我搜“彭灌”的时候出来第一个竟然是某文人于02年写的蜀山记。。开头就是:彭灌之西,康藏之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