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是哪一边

《东方学》是本太有名的书,甚至如作者本人为第五版撰写的后记中所说,它“几乎以一种博尔赫斯的方式,衍变成了许多不同的著作”,似乎已经成为一本集体的书。对于这样错综复杂的背景和著作本身的多义性,我从几个星期之前就想写读后感却迟迟不知从何下笔,最终也只能词不达意地写写个人的阅读感想,误解也许会有,但是我却觉得从我所在的位置出发,误解可能是最小的。作者最为不满的曲解莫过于有些人将对东方学的批判理解为对伊斯兰文化的推崇和某种形式的原教旨主义,对我的阅读经验来说,这样理解的危险完全不存在,因为我的位置在哪里呢——在这本书所构筑的地理空间内,我不在作为世界中心的西方,也不在作为东方中心的伊斯兰,我们所在的地方叫做远东。这样的开头似乎透露了部分的不满,但尽管如此,这部著作的伟大工程依然令人钦佩,令我非常后悔竟然到现在才真正把它读完。

出于某些原因,我不得不同时读三个语言版本——这不是我愿意的,只是课业必须而已,但同时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中文的译本叫做《东方学》,这个名字让我们一见而联想到与中国,或者广义而言的中国附近地域有某些关系,然而事实上完全没有。日文的译本(日译本在70年代和80年代还十分畅销,一版再版)则是Orientalism的音译,书中所有出现Orient和Oriental的地方也是假名音译,你完全不会联想到中国人心目中的东方,看了译者后记之后会发现,它完全被当成了一本中东的地域研究性质的著作。最令我惊讶的是,日本译者在思及自身立场的时候,不是把自己作为同样客体的“Orient”,而是把自己作为观察Orient的主体(虽然也并非Occident),然后反思自己以前的中东研究存在何种问题,他们似乎忘了或者是有意忽略,书中的“Orient”偶尔也会涉及到中国和日本,只不过是以非常微不足道的语气和态度提及的。

其实Orientalism这本书的主题可以用开头就引用的那一句话来概括,来自马克思的名作: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不过后来萨义德竟然又想到一句更加简单有力的话来总结,套用叔本华的句式:西方是意志,东方是表象。方法论至关重要,但是我对福柯的discourse概念并没有太多了解,所以无甚收获,总之就是你经常会在现今的文化批评中看到的那一套(要知道在70年代它们还不甚流行),文本的外在性、交互性,作为表象的表象,知识编码,等等。通过那些文本分析要传达的观点是:东方是被西方(的东方学家,显在的或隐性)建构起来的地理空间和认知对象,它从地理空间最终变为殖民空间,知识不但为权力服务,而且本来就是权力的一部分。东方曾经是辉煌的,那些辉煌的过去被东方学家中的历史学家拿来证明今天欧洲的胜利,而且证明,为了让东方重现昔日的荣耀,西方的介入或殖民是必须的。东方学家才能为东方说话,令东方说话——简言之,只有西方人可以论说东方,只有白人可以命名白人和有色人种。

为了说明各种显性和隐性的orientalism是如何的陈词滥调,萨义德征引了数量巨大的人物和著作,我觉得我一年中看的书中出现的人名也没有这一本书里出现的多。其中有名的如雨果、福楼拜、马克思、维科、赫尔德、卢梭、赫南、密尔、休谟、拿破仑、吉本、施莱格尔、诺瓦利斯、孔德、孟德斯鸠、拜伦、莫扎特、歌德、菲茨杰拉德……等等,没有听过的则是那些非常优秀的或者不够优秀的东方学家们。但是别忘了,这里的东方学家基本上可以等同于伊斯兰或闪米特专家,其中只有个别的例子来自印度学家,再有一个仅有的引文来自于某本关于孟子的哲学著作。

1.Orient的含义

如果,如果这本书将Orient仅仅界定为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的话,那么就可以避免以下的问题了。但是事实上,他有时也会提及印度、日本和中国。那么我就不得不注意到,这里的地政学地图不过是西方中心地政学地图的扩大版,如果说欧洲的东方学是西方中心的,那么这里的东方学批判则是东方的伊斯兰中心的,他不止一次的提到为何将伊斯兰作为分析的重点,不仅仅在于他本人的个人关怀,而且在于对于西方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内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就是东方的代表,伊斯兰曾在漫长的世纪里同时统治西方和东方,东方的其他地方对于欧洲只是野蛮和神秘而已,但是伊斯兰不但神秘、而且充满了威胁。这当然是东方学的教义,但同时也是作者所理解的东方学的教义,在这个基础上他才能作为一个反本质主义者来批判之。

2.Orientalism的含义

尽管Valerie Kennedy的评论中指出,在该书中萨义德给Orientalism下过太多的定义性描述,以至于有时有些互相矛盾之处,但是我觉得总体而言还是可以协调的(在第三章的开头)。首先是一种学术传统,其次是由旅行家、贸易公司、文学家、读者和朝圣者所确定的兴趣范围和思维方式,归根结底是一种强加于东方之上的政治学说。东方学作为一门学科之所以可以缀以ism的后缀就在于,人类面临的问题与东方面临的问题是分开的。关于东方的学问,一切都要归结到这个地理空间的“本质”中,而关于西方的学问呢,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现代社会科学了,比如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等等。

与专业学者的显性东方学相对,作为兴趣范围的东方学是隐性的,这里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他多次提到旅行的作用,旅行家和旅行手记是如何构建起人们的想像方式的。而且,那么多的西方人去东方旅行,那是因为他们想去就可以去,而不会受到任何阻拦。

我们最熟知的东方主义也许是泛滥的xx人论,他们以一种本质主义的和类型学的语气来说:印度人是冥思的,中国人是缺乏精确性的,日本人是集团主义的,等等。尤其是日本人论之兴盛,由《菊与刀》之畅销可见一斑,更何况在人们眼中这样的一个国族(作为nation-state,似乎比别的民族-国家都更加纯正和契合)是如此的具有内在一致性和鲜明特征。但是说真的这很令人厌倦,我同样讨厌那些说“我们中国人”如何如何的文章,可能是消遣性的也可能是学术性的,但是这种想像的stereotype确实无处不在。

3.学院体制

最令人钦佩的也许是他对学者之责任和与权力的关系的态度。尽管他清醒地认识到,学术写作从来都不是自由的,而是受其“形象、假设和意图”之限制的,知识与权力从来都以各种隐形的形式交织在一切,你并不会注意到它,但是它却从根本上限定了你的思考范围和思考机制。但是他仍然建议我们,具有批判意识的学者应当承认这一点,承认某种阐释竞赛的存在的话,即便是在体制化的学术机构中,也能获得摆脱陈见的束缚、获得关于人类自由的真正知识(这里似乎回归了西方的人文主义传统哦,而该传统是他在批判东方学的时候也加以批判的)。

在时间终于推移到20世纪后半期的时候,中心终于从英法到了美国,萨义德的不满让我们也很有认同感:“东方的学生(和东方的教授)仍然想跑到美国并且投到美国东方学家的麾下,然后回来向本地的听众重复被我称之为东方学教条的陈词滥调。”他们在美国的东方学家眼中其实只能充当一个“本地信息提供者”,然而自己却因为学会了如何操纵东方学话语而去睥睨国内同行——我们这里不是同样如此吗。

可是归根结底,萨义德先生也是美国学院体制的一部分,他在斯坦福高级行为科学研究中心得以完成这部著作,他在埃及接受的高等教育是完全西方化的学术训练。所以我们看到了这本书,一本用英文写就的美国的学术著作,所以它才会声名远播,才会得到无论是批评还是赞赏的那么多关注。

4.差异与趋同

很多时候,我们会觉得作者是不是有点悲情臆想呢?是不是一种自我东方化呢?也许反倒是Abdel Malek的态度更少偏颇。萨义德自己也承认了要旨在于破而不在于立,他教我们拆穿东方学的面具,但是拆穿之后呢——在东方学家那里,东方是沉默的,没有主体性的,在“Orientalism”的书里,东方依然是沉默的客体。究竟要怎么样?是要变得不一样还是要变得一样?

在某一个段落里,他说到:人们认为自由、自我发展这些问题,对于东方和西方而言并不是同一码事。但是,它们难道是同一回事吗?我坚信,这些问题本身是西方提出的,我也相信存在着人类共同的知识这回事,可是对于东方人来说不受西方影响的去接近它似乎是不可能的。这个矛盾在印度学者Chatterjee那里分析的特别透彻,他用“主题”和“问题”(Thematic & Problematic,problé matique & thé matique来自于阿尔都塞的工具)来比较东方主义和民族主义,在问题层面,民族主义与东方主义相反,他认为自己可以造就自己的主体性;但在主题层面,他接受并采纳了东方主义本质论的概念,东方和西方的区别——也就是说,民族主义思想,它处于其中的知识体系,和它要批判的权力结构是一致的。

作为最边缘的东方,远东,逝去的帝国,中国也是类似的命运,即便是过去的sinology(又一个以ology结尾的,表示区域研究的单词)变成了China study也不能改变什么。我记得前阵子友人的msn签名是:第三世界=一塌糊涂的文科和模糊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我们东方的现状。——但是我可以说“我们东方”吗,东方究竟能否成为一个主体,人们大多承认西方具有某种内在一致性,而东方仅仅是作为西方的对立物而存在的。东方是所有一切不是西方的东西,我不知道东方在哪一边。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东方是哪一边

  1. 我觉得东方之于西方,连一个否定性的概念都谈不上。这就好象费希特的自我设定非我乃是为了自我在非我中的展开。按黑格尔的说法,这种主观辩证法不过是客观辩证法的反映。主体就是实体。而丧失主体的地位也就是丧失了实体的存在,东方是一个环节。既然东方是所有一切不是西方的东西,那东方就只能过渡到西方。西方是东方的立法者,西方在东方看到了自己,在否定中肯定得把握到了自己。
    博主 对 小别 的回复: 2008-10-29 17:34:26
    恩,关于最后一点,said也讲了很多,但是他觉得,能和西方对立又互补(成为一个环节)的东方只有伊斯兰

    你什么时候给我讲讲费希特吧。。因为我的老师总是要跟我谈他>_
    _<

  2. 友人觉得甚有意思。:目
    另,有趣的事实还有:同根词orient本身却又有“珍贵、上等”的意思;另一个同根词orientation有“定位”的意思。
    博主 对 A 的回复: 2008-10-26 22:12:02
    多谢友人姐姐提示!
    另。。我这学期开始上一门类似于英国散文史的课。。>_< 从17世纪到20世纪,,考试的时候还要请教友人姐姐!

  3. 日本人的学术翻译出奇地诘屈聱牙。尤其是德语的著作。不过中文也好不到哪去。
    博主 对 StarKnight 的回复: 2008-10-25 17:30:19
    我觉得,跟您比起来我的中文好差啊>_<

  4. 本穷大胆推测此篇不是楼主的作业读后感也是其中一部分
    博主 对 Sharon 的回复: 2008-10-25 11:59:55
    完全没有关系。
    我的作业是要介绍该书的内容,不用包括感想……
    你不能把人家偶尔正二八经的写篇文章就要跟课业联系起来啊>_
    虽然人家课业也很重,但是就不能同时发展个人兴趣了吗>_<

  5. 这篇文甚好甚强大!……但还是斗胆来留个名。

    1.出于某些原因,我不得不同时读三个语言版本——这是彻头彻尾的炫耀;

    2.“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有点意思。两个问题,一,该命题是否为真?二,如果该命题为真,那么,是不是转而认为,东方(假如有那么一个‘统一的东方’的话)传统中“表述”or“表述自身”的欲望不处于优先序列中?

    3.“自我东方化”这个说法有点意思。令我想起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说一个日本女学生和别国(某西欧国家)同学通信,拿到手的信封上赫然写着“Asia, Japan”,惊骇莫名,久久不能接受这一事实;

    4.所以我很赞同最后一段的论述。

    5.我要严重补课……请推荐该书好的译本……

    “自己却因为学会了如何操纵东方学话语而去睥睨国内同行”:我对此句亦有贡献……
    博主 对 StarKnight 的回复: 2008-10-25 11:59:04
    2.这句话好像后来福柯也发展过。。我记得以前看过在一篇关于(68年后)知识分子的文章里,但是具体怎么说的忘记了。
    5.似乎只有一种译本吧。。但是还是要说,日语的译本太差了。。太差了!一个叫今泽纪子的人译的。

    恩,这一句话要特别感谢一下>_<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