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身录·又想起一件小事

 这个事情,是近两年才听我妈说起的,应该发生在十一年前。虽然我完全不记得此事,但是我知道她们说的是真的。事緣我当时顽劣成性,经常和妹妹吵架——所以也因此经常挨打,然后又死不认错,据说经过了某个转折点之后——这个转折点我妹妹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我也完全不记得,说某次我们两人打架,我显然占下风,被撂倒之后,妈妈在旁边看着,一改往日偏袒我(我从来不承认她偏袒我!)的态度默不作声,直到我爸进屋的前一刻才说:好了好了别打了。而毫不知情的爸爸进门之后,弱弱地说了一句:怎么这么乱啊……=。= 妹妹说,经过转折点之后,她就终于从被虐者变成施虐者。。直到现在了。

 那天,据说是舅爷的生日,妹妹和其他家人都去了,我没去,我就是记不住和搞不清各个亲戚名字的那种。后来他们回来,妹妹手里拿着一个气球,我就觉得亏了,非要要那个气球,妹妹当然不给。但是经不住我死缠硬磨,最后给我了,而我拿到气球之后,很贱的,马上就把它放走了。妹妹当然怒了,就打了我一下,据说是拍了一下头,然后我死活要打还过来。当时爷爷奶奶都在,他们本来就很生气我(他叫我“龟孙妮子=。=”)拿了人家的气球又故意放走,现在见我要打妹妹,当然护着她不让我打。我几次不得手,还踢了爷爷一下,奶奶也气哭了,要带妹妹回自己家,说这儿日子没法过了。然后把妈妈找来,妈妈是这么讲述的:我还是偏袒你哈,说好吧让你打过来,但是她要把自己的手放在妹妹的头上,让我来打。我竟然还是不肯。

 就是以上这件事情,我不记得,但只是听别人的叙述就足以倍受良心谴责了,也正因为我不记得才更应该受到谴责。请大家谴责我吧……我是那么的对不起妈妈,我总是忘记回她的邮件,更容易忘记打电话,但是她终于给我打通电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谴责我,听说我要搬家还心疼得不得了,说你一个人要慢慢收拾,不要心急,我知道虽然一点点东西不多,但是积累起来一个人还是很累的。我是那么的对不起妹妹,我也总是忘记回她的邮件,但是她总是给我发用很五颜六色的信纸写的很好玩的信,我今天看一个关于三峡的电影又想起她了,想起去年暑假我带她出去玩,三峡、奉节、巫山,既没有好吃的也没有好住的地方,她伤了脚又发烧,连背她去宜昌的市一医院都做不到,最好几经坎坷好不容易到了家,可怜的小姑娘在轮椅上坐了好几天,弄(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动词,剪?挖?)脚上那个东西的时候几乎晕过去,我什么都做不了,可是明明都是我的错。

 所以老天为了惩罚我,让我面对现在得面对的一切。我并不指望自己成为一个聪明、勇敢的人,而只是想成为一个宽容、善良的人。为了弥补我曾经的不宽容(我曾经以为,我会一直恨的那些人和事,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是什么和为什么了,只记得我恨过)和不善良,我得努力地做好人(请大家尽情的发好人卡给我吧……)。就这样,反省完毕。她们和他们,但愿你们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但愿你们流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但愿你们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省身录·又想起一件小事

  1. 难道我就是因为从小都没有人可以打架搏斗
    导致现在内心这么阴暗的……
    博主 对 核桃 的回复: 2008-11-09 14:26:16
    有一定的道理……

  2. 两天了,我来消灭0回复吧,以自我批评的名义。

    因为批评与自我批评有助于增强凝聚力,去山西的火车上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我想念那辆列车,还有那个忍受不了聒噪的大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