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语音豆知识

所谓豆知识,就是不是专业的,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常识(比如清浊辅音的问题),但是我看了些书,所以加了一点点稍微超过常识的比较。纯属个人兴趣,专业人士不要嘲笑>_<

我对语音学的兴趣起始于我对某种汉语拼读系统的不满,即在20世纪的大部分年代里广泛使用的韦氏拼音(Wade-Giles system),现在仍在台湾广泛使用(不过,台湾从2009年开始就要全面实行汉语拼音方案了)——比如张震这个名字每次出现在电影片头都是Chen Chang。我们熟悉的还有Mao tse-tung,Teresa Teng(Teng li-chun),Chu Hsi(朱熹。。随便想到的几个名字,毫无关联……)之类的,突出特征是把我们熟悉的“汉语拼音方案”里用d,zh等表示的音用t,ch来表示。如果你看一下wikipedia的“中文拼音对照表”这个条目,会发现六种拼读方案中,只有韦氏(以下简称WG)是这样的,其他的,举例来说。汉语拼音(以下简称PY)中的zh,在WG里是ch,在其他的几种里面都是j,但是对一个说英语的人来说,也许ch更接近py的zh,因为py的zh是个不送气的卷舌塞擦清音(voiceless),英文里的ch一般发成不送气的齿龈后塞擦清音voiceless),但英文里的j一般是齿龈后赛擦浊音(voiced)。这样说似乎很抽象,下面我们来举例说明。汉语语音里面有趣的地方很多,先从送气和不送气说起。

1. 有气(aspirated)无气(unaspirated)vs 有声无声(浊请)

 这个基本上是最大的特征了。大部分辅音都可分成有声与无声,送气与不送气,比如,英文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有声(浊音,dad),英文里的p发成送气的无声(清音,这个时候在国际音标的记号里,会在右上角加一个小的h,表示气音。pad);法语里的p发成不送气的清音(pour),b发成不送气的浊音(belle);汉语py里的p发成送气的清音(跑 pao),拼音里的b发成不送气的清音(饱 bao,国际音标中写成pao)。这样一来,可以看出:汉语里塞音都是清音,法语里都是不送气的。所以基本上,西方人对py里的zh和ch的区别很不敏感(据维基百科说,英语母语者往往察觉不出pin里的p和spin里的p有什么不同,也就是相当于汉语拼音里的“pin”和“bin”),而中国人在学法语的时候总要费很大劲去搞清楚p和b,d和t的区别。

 那么除了法语里的p以外,英语里有没有类似于汉语py里b的音呢?那就是出现在s后面的塞音了,比如spoon,sty,skill之类。所以,在汉语拼音的英文维基条目上,是这样介绍b:unaspirated p, as in spit,(而不是bit) p则是:strongly aspirated p, as in pit。

 关于清辅音和浊辅音的区分,老师一般会说声带振动与否,另外还会有肌肉的紧张程度之区分。记得以前法语老师警告我们跟法国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把“北大”说成中文里的“北大”(用ipa来写的话可能是peitai),而一定要说成beidai,因为前者在法语中有白痴的意思(具体不记得了,大致如此)。另外,日语里的辅音也是以清浊来区分,而不是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Arigato(谢谢)”的那个to很像中文里的do,但其实它依然是国际音标上的to,不过是没有送气罢了。另外一个因素是:按照肌肉的紧张程度来说,清辅音比较强(p t k),浊辅音(b d g)紧张程度弱(我个人还觉得清辅音比较短=。= 试验一下中文里的“抱”和英文ball 忽略元音,只看辅音的紧张程度如何)——而日语的辅音,无论是否发声普遍地比英语紧张程度要弱,所以普遍的让我(汉语母语者)觉得接近b/d/g,尤其是出现在词中的时候,又如“anata(你)”听起来像anada,aishiteru听起来像aishideru。但是我觉得这种区分恐怕只有以送气不送气来区分(而不是以发声不发声)辅音的中国人才会在意。

 下面举例练习(或者找个法语入门联系pt和bg),有兴趣的感受一下,忽略元音……
b p
依次读 汉语的“呸”、“贝”和base
(恩,这里有个小笑话。话说某日吃饭,我称赞一个xx酱好吃,然后说麻酱是我的最爱。这时友人A说道:这个东西的base应该就是麻酱吧。友人B说到:恩,这里的好多菜里面都放了贝丝……>_<)
d t
汉语的“踏”“大”和duck
  太、戴 和 dad
g k
汉语的“剋kei”“给”和gay
ch zh
汉语的 臭,皱 和 joke (这个区分当然不只在于清浊,还在于卷舌与否,这个后面再说)

现在你有没有觉得其实前两个的区别没有后两个的区别大呢……

另外汉语的j q z c 也都是清音,wiki上面对z的发声建议是:[ts] unaspirated c  (something between suds and cats)

2. 破擦音 z c zh ch j q 中文的卷舌破擦音为什么对外国人来说那么难的,不是因为他们的舌头卷不上去。。而是我们的若干辅音之间位置相差太小了>_<

 首先基础知识:依据破擦音(affricate,以下简称af)的发声位置不同,可以有以下几种:
 a. 齿龈af,即清音ts,浊音dz。前者如德语里的Zeit的z,英文cats的ts,日语つtsu的ts,中文拼音里的z和c。后者如beds里的ds。
 b.后齿龈af,清音即church里的ch,日语ちchi里的chi;浊音judge里的j。
 c.卷舌af,这个音竟然只有中文里有。。不分清浊,只分为送气和不送气,比如张和晨。。
 d.前部硬腭af,这个在波兰语和中文里有。送气的q和不送气的j。(所以中文的ji,qi与日文的じ、ち之差别就在于,一个在前硬腭,一个在后齿龈>_<,另外,中文的j是不发声的——有的地方说半发声,日语的ji是发声的。比如:区分日语里“自分”的自,和中文里的“己”
 e. 软腭af

(粗体的第2种和第5种中文里没有)
 
在齿龈、后齿龈、前部硬腭这么狭窄的范围内,我们竟然有三种破擦音的区分,真是很复杂啊!

cf. wiki对发“zh”的指示:zh:     ch with no aspiration (a sound between joke and church, tongue tip curled more upwards); very similar to merger in American English, but not voiced. (不送气的ch,介于joke和church之间,舌尖更向上卷,类似于美语中的merger,但是不发声

3. 摩擦音 sh r x
 
   这几个也是对非汉语母语者很难的。。首先sh和r都是卷舌摩擦音,一个是清音一个是浊音——汉语里面难得的浊音。sh(师)除了中文之外,还在瑞典语中出现,比如skinn(=skin in eg)的sk就是发这个卷舌摩擦音的。

  r(日)不同于英文的r(虽然英文r有N多种发音,这里指英国英语里的red里的r,齿龈接近音 alveolar approximant; 美国英语里词首的r据说是sublamino-postalveolar approximant =。=),也不同于法语的j(就是那个把3下面写长的音标……,后齿龈摩擦音),据wiki解释是这样的:Similar to the English z in azure, but with the the tongue curled upwards, like a cross between English "r" and French "j". (我觉得和j区别不明显,都是摩擦音,不过多了卷舌罢了)

   x(西)是个前部硬腭摩擦音(cf. j(机)和q(七)是前部硬腭塞擦音),在中文和波兰语里可以找到例子。wiki说:x   like she, with the lips spread as when you say ee. The sequence "xi" is like Japanese し shi. 但是事实上し里面的sh是后齿龈(硬腭齿龈)摩擦音,类似于英文ship的sh,日语里面另外一个跟x有点像的是ひ(hi),但它的辅音确切地说是硬腭摩擦音——等同于德语里nicht的ch。

4. (无声)软腭摩擦音 h (喝)
  等同于德语里macht的ch,都是清音。这个音也有浊音的(真难以想象。。),在西班牙语和荷兰语中。
  不同于英文里的h,那个叫无声声门摩擦音(voiceless glottal fricative),也有人把它当作无声的元音(voiceless vowel)。在ipa里,中文py的h和德语的ch写成[x],英文的h为[h]。
  不过呢,有的时候英文里的h也会变成有声的声门摩擦音,当它出现在两个元音之间的时候,比如behind,ahead。(日语中类似的现象:gohan 饭;另比较日语里的hai和中文的害,前者和英文一样是声门音)。但无论怎样,都是声门音,而不是[x]那样的软腭音(g和k是软腭塞音,所以拼音表里面把g k h放在一起)。

5. w和y作为拼写习惯

 这个小时候学汉语拼音的时候都学过,w和y不是汉语中的辅音,只是u和i这两个元音出现在音节开头的时候,换一种写法而已。

 cf. The pinyin vowel "u" is written as a "w", whenever that "u" occurs at the beginning of a syllable, e.g., uo is written as wo, uan→wan. Proper pronunciation of the pinyin "w" requires sounding the original vowel combination, therefore "w" is most similar to "oo" as in zoo, or wooed. Efforts to pronounce the pinyin "w" as any english "w" misinterprets the fact that a pinyin "w" is merely a spelling convention. (wiki)

 另,英语里的w是双唇软腭接近音,y一般发j(后面不接i u元音时),非圆唇硬腭接近音,但其实两者都是半元音。该音素的完全辅音是德语Jahre里的j,IPA表示为j下面划个小勾(是硬腭摩擦音,如果有人细心的话,会发现我前面还提到过日语的ひhi与与nicht里的ch也是硬腭摩擦音,区别在哪里呢,就是清浊辅音的区别啦,j小勾是浊音),法语lion中间那个玩意儿,在英语中,j出现在i和u两个元音之前时发成硬腭摩擦音,比如use ……总结:从辅音到元音:j小勾(摩擦音,use)—j(接近音,半元音,young)—i(元音eat)。

啊。。。今天就讲到这里,只讲了辅音还没讲元音,准备下次讨论日语,因为日语有些奇怪的辅音和元音也是很好玩的。虽然我想肯定不会有人对此感兴趣>_< 但是我最近十分痴迷于此——研究语音对说话有任何帮助吗?显然没有,还使你说话变得很费劲。。说一个字就不自觉的想它是怎么发音的。。。搞得现在自己都分不清楚拼音zh和ch了……我写了一晚上,请大家无聊的时候当作消遣认真看一下吧!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汉语语音豆知识

  1. 呃。。。。这个这个,难道不是我的专业吗,我刚刚上完语音学概论的课。。。。冏。。。。
    to小牛 这个绝对是可以自我验证的,现在语音学研究,已经比20世纪中期的西方语音学研究进步了很多,(当年多半是以印欧语系的角度来研究世界语言的)但现在基本上都有了对世界语言的调查做基础。不能说两种发音方式在一种语言里不起区别意义的作用,就认为没有区别。实际上,现在语音学上的普遍接受的发音方法都是能够通过实验语音学得到科学论证和刻画的,当然不是臆想的。
    另,汉语拼音方案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牛,台湾人赶紧随俗雅化吧
    还有,清浊音现在一般认为是声带振动的问题,其实这只是音系学上的对立,但是真正从实验语音学来看,一些所谓的清浊音不是声带振动在起决定作用的,反而是跟前面的元音的基频有关。
    语音学是一门科学!嗯,是这样滴。
    最后,有些人觉得说根本察觉不出区别,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这只是音系学的概念,而没有得到实验语音学的验证,如上面说的清浊音问题,所以其实中国人根本分不出清浊。
    博主 对 夭 的回复: 2008-11-21 14:24:00
    啊,专业人士终于出现了。。等我回去一定要去上语音学的课!
    台湾人09年就要开始用汉语拼音方案了。。
    “前面的元音的基频”——疑似后面的元音的基频?
    最后,察觉不出区别的比较极端——如果说只是概念而没有验证的话,法国人自己是怎么区分p和b的呢,中国人又怎么能学法语呢……

  2. 当本穷还在担心伟大的祖国和美帝明年经济形势会不会影响类似本穷这样的劳动人民的并且因此而努力的加班工作为世界人民贡献一点力量的时候,楼主竟然在腐朽的资本主义世界研究这种问题…

  3. 这个维特根斯坦说私人语言和私人规则48可能D,当然个人可以分不清楚理论上的差别,也可以对规则作出自己的解释,但是解释规则和遵守规则是两码事,没有人可以私自遵守规则。虽说不分清楚也可以交流,但那是建立在自己所理解的规则和实际规则的相似性,以及语言要素在语链中和前后要素的差异上。就好象一个错别字是可以被校对出来的,但是不代表错别字是正确的——在音形或意上,错别字或错别的发音都是对正确用法的一种置换,好像隐喻。

  4. 不但是无用,而且基本上是不可自我验证的,除非找到另外国家的人甚至第三方国家比如印地语系的人来做对比验证。

    因为自己的外语发音总是按照母语的模式来进行的,这个甚至和面部肌肉的成长有关,是物理性质的。所以就算理论再正确,我也还是始终无法分清汉语的b与英语的b发音上的任何区别。如果真要说有的话,那也是有意识的行为。

    但却是挺有意思的啊,至少在我们开始吵架之前还是比较深入的讨论了两个小时。
    博主 对 小牛 的回复: 2008-11-20 23:44:06
    我不同意不可自我验证,那么那帮国际语音学会的人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吗。你不承认你说的有区别,是因为你不把voiced和voiceless视为区别,而只把aspirated和unaspirated视为区别,所以我会觉得日本人说anata和anada(拼音意义上的)有区别,但是以voiced和voiceless来区分辅音的人就不这么觉得——所以,评判标准是主观的,但是事实是客观的,事实就是,你说的汉语b和英语b就是不一样,你如果非要认为它们一样的话,法语的p和b也就一样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