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thiest Christmas Carol

 关于一个非基督徒为什么要过圣诞节的问题,并不需要怎么较真。不过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想一下这个事情,想想有这么一个人(总之我就称之为人了,不认同的自动忽略)于两千零八年前降生,今天的人们仍然以最大的热情庆祝这一节日,和家人和朋友,和所有相爱的人们,人们当然是喜欢节日的,但是这一个稍微有点特别。

 虽然我对此并没什么感觉,但是我喜欢看电视上和电影中东风夜放花千树的画面,听广播里每一个主播向每一个听众说Merry X’mas. 就像是透过车窗玻璃看城市流动的夜景,触摸不到但是很美好。

 我相信人世的一切美好的爱与神无关,神的爱不该被世俗化,这当然只是我的想法。也许我们可以再次引用Simone Weil(最近的励志书籍=。=)的随笔:Religion in so far as it is a source of consolation is a hindrance to true faith: in this sense atheism is a purification. I have to be atheistic with the part of myself which is not made for God. Among those men in whom the supernatural part has not been awakened, the atheists are right and the believers are wrong. 

 我还记得去年的春天,在吹着凉风的阳台上,我说我喜欢"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这句经文时,二姐斥责我说信仰不是一种慰藉。 也许宗教是的。有的时候我们确实需要慰藉吧。世人的爱从接触而来,神的爱则要求永远的距离。一个人很难成为Weil那样的信仰者,理解中国式的忘年忘义看起来比较轻松。古代中国人的心性真是让人喜欢(现在老觉得用这个词有点东方主义的嫌疑),看起来那么与自然天地无碍(虽然后来受到佛教很大影响,但还是要依着自己的性子弄出禅宗出来),开启了完全不同的路径,或者说开启了洞穴里另外的一个口,人们虽然仍然只能看到墙壁上的影子,确实完全不同的光。

 于是,下面要转入琐事部分了。去年今日和绍兴妹逛了街,吃了饭,前年看了场电影。05年不记得。今年收拾房间,迎接一位小朋友来访——还是称之为大叔吧,以及随之而来的便当水果和酒——我觉得我简直一年才会吃一次水果。吃饭,喝酒,读书会,确然是读出声音的读书会,但是又不好意思叫朗读会,那样太正二八经了。我们读的有:《学术与政治》(我最爱读这个,如果有人喜欢听的话请找我念吧=。=),《米沃什诗选》,《饮水词》,"A Tale of two cities", "Gravity and Grace"和「星の王子さま」(小王子)。结论是,大叔说,我还是最适合读童话。我也考虑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以诵读童书为业。

 然后是看了N遍的《真爱至上》,圣诞必备的百看不厌,艾玛汤普森阿姨的声音也是百听不厌挖,您无敌的气质完全压倒了您那臃肿的身躯。平安夜的意外终章是,小朋友回家时竟然错过末班车——倒不是错过,普通的地铁末班似乎是1点多,而今日莫非因为平安夜,到了12点多的某刻,突然所有电车都停了——于是不得不从中途停车的地方打车回家。真是令人羡慕,我是多么想找一个打车(“打车”这个词真有喜感)的机会而不得啊……

 开头说这个节日有点特别,我想还是因为很有爱。所以比利大叔才能把"love is all around"改成"chrismas is all around",硬塞进去多一个音节。祝大家平安夜快乐不如祝你们每天都很有爱。我呢要把无敌温馨原声再去听一遍然后睡觉,不过下面这首不是来自那个原声,而是曾在本博客出现过的Vienna Teng的The Athiest Christmas Carol。

the atheist christmas carol – Vienna Teng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The Athiest Christmas Carol

  1. 古代中国人的心性真是让人喜欢(现在老觉得用这个词有点东方主义的嫌疑),看起来那么与自然天地无碍(虽然后来受到佛教很大影响,但还是要依着自己的性子弄出禅宗出来)。
    --------------------------
    嗯。我最喜欢的中国人的心境还是“大道无名”。--万物有道,但又绝非庸俗的无神论。晕,扯着扯着估计又要归结为“绝对真理”。

    Merry Christmas于我,都好像在团体操中拿着一座位编号入席。--而实际上,编号只能用于暂时物化个体身份(意义大概跟网络ID差不多吧囧)。而座位本身(作为一部分的SPACE),它的意义绝不由编号决定。

    简单说,或许世界也是一个虚拟论坛,基督徒的马甲是“基督徒”,佛教徒的马甲是“佛教徒”。--无聊时大家发水帖攀比谁的衣服更贵--而终极大boss个名叫Priceless。55555,都不劳大boss亲自出马,哪怕小小一个网易,不是一改版,虾米都唔得……>_<

  2. 我多么喜欢古代中国人呀,虽然和欧洲人一样奠基于有限性,但中国人是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不试图朝向超越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