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去年的今天在火车上度过,我经京九线回家过年。虽然当时南中国交通可怖,华北平原倒是晴空万里,偶尔看到薄雪覆盖的田野,只略有荒凉之意。当日在火车上丢了一顶帽子,虽然当时收到的短信讥讽道“您丢东西,那多新鲜啊”,可是其实到今天我已经有一年没有丢过帽子了(这种话听说不能说)。甚至连丢在成田机场的帽子都找回来了,这大大鼓励了我买帽子的热情。

 今天还想起2005年,那一年在游戏中告别一些人,在现实中认识一些人,其中与火车有关的,是二姐(消歧义:二姐其实是位大叔)。

 四年前,旧历的2004年年末,也就是西历2005年的年初,我经京沪线-陇海线回家,夜车,看第一本德·波顿的书《哲学的慰藉》。天晓得几年后坐新干线还是看他的书,德·波顿君真是火车旅行必备。大概凌晨五六点时到家,我下车时把那本书忘在了火车上,但是我幻想能把它找回,因为我曾搭讪坐在我对面的一位校友,唯一的线索是我记得她是山西人。后来我在学校bbs某个山西地域帖里发了一个信息,并不抱太大希望。后来竟然真的收到回信,是当时还不算大叔的二姐称,他认识的一位小姑娘拿的似乎正是这本书。后来,我竟然把它找回来了。不过再后来,此书在我寝室的小型火灾中被烧毁,它的命运似乎部分地阐释了它的内容。

 到了夏天的时候,回学校前一天在qq上闲聊,得知二姐将和我乘同一次的陇海线-京沪线的列车去上海,我事先幻想了一下此人是否足够强壮能够起到搬运工的作用,不过事实证明我也没有太多的东西要搬。总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姐,在11号还是12号的软卧车厢的过道,伊迈着后来被称为frjj的步伐摇摇摆摆地从我面前走过去,几分钟后又走回来,说:“你是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我忘了……

 可见我们与火车很有缘。所以我想如果有下次见面,我应该乘传说中的京沪高铁去。而如果二姐能够在研究CANSJA写各种啰嗦长文练字抄书读马克思编诗歌约会泡妞看日本成人电影之余有空去传说中的火车站接我的话,那真是再幸运不过了。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火车

  1. 那啥,昨天我承受了第一次最受虐的旅程,我当时就想那年寒假的拥挤只能算第二了……

  2. 那么大叔出现一下。。

    虽然我是怪大叔,但你是怎么知道我看日本成人电影的??
    博主 对 百毒 的回复: 2009-01-23 20:17:40
    看日本成人电影难道不是怪大叔的共同特征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