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事

话说106年前,梁启超君花了12天从横滨度过太平洋到达温哥华(航行速度还是很快的),没隔几天,也就是4月3号,乘汽车穿越大陆前往渥太华,又没隔几天,也就是4月16号,到达纽约–据他自己的游记说,十分自豪地”同人迎于车站者数百。华人市皆罢工,观者如堵。”真的有那么轰动吗?据列文森先生的大作中所列的当时报纸来看,确实是有些阵势的。而且,那”波士顿先驱导报”的写作风格真是太许知远体了!–从时间顺序来说,似乎应该说,许知远的文章太20世纪初的波士顿先驱导报了。

“大共和国的梦想,使整个唐人街颤抖。梁启超借助于描绘新中国,唤起潜在的爱国热情。……东方的马克·安东尼告诉中国人他们怎样处在奴隶的地位。”


“当四个帮忙的中国人在他面前展开了像救生网一样的大旗时,梁启超登上了面前的讲坛,侃侃而谈地描绘了摇摇欲坠的已经压迫帝国多少代的制度和怎样挽救中国并建立一个理想的政府。旗子是白色的,镶红边,上面有三颗红星。


“他用中国话演讲说:’第一颗星是自奋的象征……’演说家呼喊着,拍着自己的胸脯,然后像艾默生一样温和地微笑着。”


“第二颗星”,他弯到张开在他面前的旗子上,用他长而瘦削的手指划着它,像是马克·安东尼指点着凯撒宽外袍上的裂缝……(囧)


“另一颗星象征平等。起来吧,去争取你们的自由和与你们的统治者平等的权力。我们已经废除了叩头;当皇后的官员过来时,人们不必吻地和使前额擦泥(这个翻译真是太囧了!)。统治者不会高于臣民,每一个人都将处在平等的行列中。”


演说终止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那些平时被视为像羊群一样麻木而不动声色地走在波士顿街头的中国人,走上前去握着演说家的手。

 

梁公的演说原文当然不可能那么撒狗血,要知道,以上的文本是由波士顿热衷于YY的记者们从中文翻译成英文,然后被列文森引用,然后又被我国的研究者翻译成中文–于是就成了这么个状态了。后来,梁在新英格兰地区逗留甚久,然后去了南方,然后8月份到达加州,据说,在洛杉矶的市政厅,许多显要人物参加了他的欢迎会。Levensen的书里这么说:

“市长做了漂亮的然而背离了梁启超某些政治原则的演讲。市长说,两年前,洛杉矶欢迎过麦金利总统;随后又欢迎过罗斯福总统。他继续说,现在,它又以激昂的乐曲欢迎梁启超先生到来。”……

总之,那一年,梁公在新大陆做了7个月的收获颇丰的旅行和观察,令美国华人中保皇派的人气高涨,另孙中山后来感到工作很难做。今天想到贴这个,是因另外一个同学听我讲这段轶事(他的评价是:一百年前的美国人理应很没见识=。=)之后受到启发编了另一段八卦,而不了解背景者可能会觉得费解,我特地提供一下背景材料。

另,深深感到列文森的书真是常读常新啊。比如很赞的下面这一段–请忽略糟糕的翻译。

“由于他的非文化主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国家主义,他已经烧掉了他身后的桥梁;而且当他愉快地把中国的生活方式解释为一种错误时,他不会再抛弃中国的今天。今天是中国旧的生活方式所限定的样子,他蔑视旧的生活方式。虽然任何一个外国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但他们能抛弃这些事物,而梁启超不能抛弃它。他是一个中国国家主义者,如果他感觉他的国家没有可尊敬的价值,他就必须为使国家值得尊敬而贡献出他的生命。因而,这个中国国家主义者的职责除了是谴责外,还应当更多。一个人只是热爱中国方式,并不是一个国家主义者;但一个人只是蔑视中国方式,他就不能是一个中国人。”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轶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