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ternal Feminine

在”穿Prada的恶魔”中,对于风流作家对Miranda的嘲讽,Andy说:好吧,她是很厉害,但如果她是个男人,人们就会只看到她工作多么出色,而丝毫不会注意到其他任何事。

这当然是老生常谈,然后昨天我又在柴静小姐的博客上,看到善良网友留言说:”电视里柴静正在面对面,好像从来没见笑过,笑一下也是浅尝辄止,眼睛里都是忧患。女人一思想深刻,皱纹也跟着多了,可别成了女顾准,宁愿少一思想家,也要留一枚好女子。

这些话让我心生感慨。作为在世界上最男女平等的社会主义国家成长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青年,我当然不是到今天才突然发现了女权问题、或者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等等;我也不打算化身为女权主义政治理论的鼓吹者者——虽然这在左派理论中很流行,而且说的都是大实话。从卢梭到罗尔斯的全部政治学说史中显然都排除了女人在政治关系中的存在,更不用说古典时期了。启蒙哲学最伟大的捍卫者康德在回答”什么是启蒙”这个问题时,答道:启蒙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然而,”绝大部分的人(其中包括所有的女性)都把步入成熟状态认为是非常危险的”。

可以说,直到今天,女人没有脱离被加之于的不成熟状态–尽管并不是自己所加之,甚至”不成熟状态”这个概念也是由男人所界定的。然而我现在开始对于作为整体的女性充满崇拜之情,是因为她们安然于此,她们认识到这原初性的不公,但是绝大多数(想想女权主义者比例之小)并不试图改变,她们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像康德这样的男人所揣测的,认为步入成熟状态是艰难而危险的,而是因为她们奉献于自己的天职,承受谦卑的重量。

她们安于承受子宫里胎儿的重量,男人的身体的重量,首饰华服的重量,更多的需要遵守的礼仪的重量,精致发型的重量,孤注一掷的爱情的重量,甚至神的重量。我没有任何宗教情怀,但是我很想搜索《浮士德》中那句”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的意思,这句话的中文翻译”永恒之女性,引我们上升”的含义困扰了我很多年,直到我查到原文,Weibliche是feminine,形容词,the feminine该怎么说?女性性?这个困难就像翻译卡尔·施米特的the concept of the political,大陆译本是政治的概念,但显然不是politics的概念,台湾就翻译成了“政治性的概念”,日译是『政治的なものの概念』。「的なもの」是个很百搭的词,所以前面那句浮士德,就成了「永遠の女性的なるもの、我等を引きて昇らしむ」。

扯远了,继续说我搜索这句话的意思,见到一本书里解释说神圣智慧与上帝的意象相联系,而女性的、人的智慧则描绘了一副更为全面的,人性的图景。理性、独立和野心的局限性,必须由直觉、合作和谦卑来平衡。他引用路加福音中玛利亚对大天使所说的话:Here am I, the servant of the Lord; let it be with me according to your word.

并不是每一个具体的女人都拥有直觉的智慧和承受的美德,但是the feminine, 女性的なるもの正是如此:接受这个世界如其所是,而且成为”美”这个形容词的化身。这是我崇拜女人、而未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he Eternal Feminine

  1. 这是我崇拜女人、而未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原因。

    ——这里还有一种和你殊途同归的想法,虽然听起来很主奴辩证法

    拉娜不喜欢时髦的女权做派,她心目中的典范,是爵士时代的妖艳“芳婆”(Vamps),和咆哮年代(Roaring Twenties)的快乐“飞女郎”(flappers),前者专长勾魂惹火,要抽干他们的精髓,恰是黑色电影里男主角的梦魇;后者独擅轻舞飞扬,会转晕他们的定力,正乃费兹杰拉德笔下“哲学家”们的克星(Flappers and Philosophers),人们在葛丽泰·嘉宝的电影《尤物》(The Temptress 1926)里,见识过她们颠倒众生的功夫。拉娜在一份杂志里说:
    “飞女郎最早在公共场合吸烟,她们惯常在鸡尾酒和‘摸摸晚会’(petting party)间穿梭,她们穿着时尚杂志的标准装束,面色苍白,嘴唇猩红,眼圈幽黑。她们是让男人说‘是’的老手,他们甘心送出礼物,一串黑色的珍珠、一袭绸缎的长袍、东方情调的内衣、绣着豹爪的晚装、灰狐皮毛的领子。而那些芳婆们就更可怕,那个闪闪发光的无灵魂的妖艳妇人,金色浴缸中的香槟酒浴,午夜狂欢上的一打情人,她们穿着蕾丝内衣,在茶桌上为你点燃大麻。从前,在那迷人的庄园和闺房的时代里,那个3000美元一件巴黎丝袍只穿一次舞会、那个男欢女爱演绎成神秘的阿拉伯之夜、那个金如斗进又大把散尽的时代里,曾有过‘芳婆’和‘飞女郎’,而现在只有性别平等和反对歧视。我只想全身涂满蜂蜜,被扔到女同志们中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