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最近总是想起三年前的夏天,同样的毕业季,是时候想起了。又是那些事情,咬文嚼字的论文,枯燥的统一格式,紧张而可笑的答辩,拍照,黑袍子,跑手续,黄昏时分坐在芳草凄凄的某处发呆。后面这些事情还没发生,但几乎可以确定它们将依据怎样的轨道发生。

因为一个下雨的下午,我翻出四年前的日志,上面写:”初中结束时的最后一天,我离开学校那天阳光很好,看到许多小孩子来查成绩,就想起三年前自己也是如此挤在人群中茫然又不安。然后又想起再过三年,高考后,看到初中毕业生也会想起此时的自己么。我总是在开始时便牵挂结局,在相聚时就预知离别。”对我来说三年是一个循环,我就可以不断地回到原点,不断地想:现在看三年前的自己,就像三年之后看现在。我以为不断地回归,可以一直不变。结果就这样三年又三年,我真的变了,想来可怖。但变化真的那么难以接受吗?或许唯一不变的是我对回归的向往和期待?

三年前刚来到北京时,刚来到这个学校时,我会因为找不到一块像同济的草地那样可以舒服休息的所在而沮丧到掉泪,后悔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那个复试的老师问我为什么,我说了一句类似生活在别处的话,他评价说”非理性”。现在我终于接受了这些等级分明的草地,将来的某时也许又会万分地怀念它们。即使将来的某时无法复制此刻。

三年前的离别文里说”但若在千里江山,念你芦花深处,也可以共苍茫”,里面的隐喻指的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只记得一句”共苍茫”。据说留下照片会摧毁记忆,留下文字也毫无足益。但文字的好处在于想象,即使在想象中也是旧游无处不堪寻,也可留一颗少年心。

DSCN5978b IMG_2006 2008/03;2010/05

2008年春和2010年夏,未变的胡同。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回归

  1. 我想起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小西门,你靠在一辆自行车旁,一个女生说她似乎是版聚当天最大的,你说好像应该是你,那是你讲第一句话,后来在17英里你唱了《富士山下》,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菲靡靡之音。那是我唯一一次参加未名菲版版聚。

  2. 唔,小狗同学竟然也有最大的时候,果然是时光荏苒,然而不变的是你和自行车在一起D形象。

  3. @夭 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参加未名菲版聚。唉,你啥时回来呀再聚。
    @别 哼哼,那自行车不是我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