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

对于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外地人而言,他很难忘记从小就怀有的对北京的固定模式的想象:红墙金瓦,白塔湖光,青屋绿柳,还有”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的秋日蓝天。后来他来了,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对北京人来说,大概是童年回忆的渐渐消逝,对我这个外地人来说,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回忆的消逝。因为从来没有存在过,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可惜的,只会在经过中关村、西直门东直门、建国门外、还有永远堵成一坨的东三环的时候,心想这些光秃秃的刺耳的街道怎么会是北京啊。不过有时候碰巧进了一个胡同,喝到一壶茶,路过一面墙,会有莫名的欣喜感:哦,原来我生活在北京啊。这种欣喜感大概只有异乡人才能体会到吧。

说了这么多题外话,好像我真的有什么偶遇似的,结果,其实,这集说的是某旅游景点。旅游景点,如果人不是很多,休憩的居民、自娱自乐的卖艺者和国内外游客和谐相处的话,也不失为体验城镇化全球化永恒与瞬时化的好地方。昨天是个万里无云气温怡人的周日,我们便不畏可能出现的人山人海,去附近的天坛公园溜达了一下午。

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好,拍出来照片都偏蓝色(那是因为相机差,怎么能怪天气呢……),于是我就去下载了一个看起来很山寨的图片修改工具,发现其中有一个选项是制作我称之为”豆瓣式复古”调调的照片的,索性都改了一番,不喜者请担待。

在回音壁的可耻失败可以写到FAIL BLOG上去。回音壁,如你们所知,就是一个圆形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些建筑物,据说一个人在西配殿的后面对着西边的墙喊话,另外一个人在东配殿后对着东墙就可以听到。我们喊了半天,什么也没听到,只能眼看着旁边的人一问一答,清楚地如同打电话。只好拿出电话来:”喂?你说话了吗?””说了啊,没听到吗?””没听到……”然后跑到另外一头,各自调换了位置,又试,还是失败。

另外遇到一个戴雷锋帽的日本小哥,我拍他,他注意到了就很人来疯的要求我再拍一张。然后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啊,你呢?他说:我也是中国人……周围同伴嘲笑他,他又说自己是俄国人,周围同伴又嘲笑他,终于承认了自己是立本人。然后我号称自己也会说日本话,说了句Hajimemashite,他便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如果我当年的日语老师知道时至今日,考过一级留过学的我只能说一句初次见面了,也定然要悲愤地把我写到FAIL
BLOG去。

DSCN6779 DSCN6783 DSCN6797 DSCN6782 DSCN6787

DSCN6860

不知道这个房子的屋顶为什么这么黄,黄的这么纯粹

DSCN6861

奇怪的是,公园里经常出现一块类似”禁止演奏、播放音乐”的告示牌。而在这些告示牌的四周,总是有各种吹拉弹唱自娱自乐的老者和年轻人。这位大哥虽然外形一点也不艺术,唱歌倒是很动人,吸引了不少人围观。

DSCN6863

跟其他的皇家建筑不同,天坛的庙宇有很多蓝色,因蓝色象征”天”之故。

DSCN6865

中国话讲得不错的日本小哥

fDSCN6868

屡试屡败的回音壁

fDSCN6869

天圆地方的寰丘

Color match

在去之前,我并不知道祈年殿的墙壁颜色和我穿的颜色如此一致。于是,极为巧合的,成了保护色……

fDSCN6834_conew1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