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之岁华

其实我每年的年底,生日那天,都会写一篇博客什么的以示总结和纪念。并且看一下以往的每年写了些什么——这个博客上能找到的只有2005年到09年而已,那些形式大于内容的,我自己看的次数肯定超过访问者的次数。

2010年没有写,是否说明了我不再拘泥于形式了呢?其实不然,我简直想把这篇日志的时间设置成去年的12月29号。有时候刻意惯了,一但不刻意反而显得更刻意。

想到一个例子。aakash是我的一个老师,曾经提到过的印度大叔,去年11月底时,他说他要离开10天。我说去做啥,他说他和他妻子(一个用黑莓手机的外交官)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他要和她去东南亚某处度假。

我说,你们不是要离婚了吗?他说,对啊,虽然要离婚了,但是以往每年都去,突然不去了,就觉得很奇怪。

10天后他回来了,我问他旅行如何,他说没旅成,他即将离婚的妻子不愿意理她。他只好在德里和布鲁塞尔分别讲了点课回来了。

回到我的年终总结贴。我最喜欢的07年版本 ,里面有一段一看就很刻意的话说:

想想大姐这一年,貌似有很多变化。

二月里冬日的阳光,三月里烂漫的桃花;四月愚人节的玩笑,五月永无乡的灯光;七月长江的浊浪,十月黄河的渡口;八月上海的长夜,九月京城的凉风;六月离别的酒,十一月路边的歌。回想起一月辛酸的落雨天,十二月的风雪夜荒凉却不哀伤。

但是当大姐把本来的流水帐写成排比句之后发现,原来在走走停停之后,还是又回到原点。

难得的是我还记得这些刻意的排比指的是什么。

一月心酸的落雨天,那一天要风雨泥泞地去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考试,一时无助,打电话给M,又说不出话来,只好落泪。还好有木头送我。二月在家乡过年,每天在北方的冬日阳光洒满房间时睡觉,与妹妹在床上发梦,似乎永远不用悲哀。三月是颐和园的桃花,四月是愚人节那天在上海寻找一家北京菜馆–找到之后发现它已经关张。五月带了一本彼得潘,去东海极东的小岛,在岛上的帐篷里吊一只手电筒,仿佛就是永无乡的灯光。六月唱毕业歌,喝得烂醉如泥。

七月自宜昌乘夜航船逆水而上到奉节,自奉节沿着崎岖的盘山公路到了巫溪,巫溪乘船飘到下流的巫山,又从巫山乘船回到宜昌,从宜昌乘大巴到了武汉,又从武汉乘火车回家。

那次我带了一个多事的女人和一个脚受伤又发烧的妹妹,一边行路一边带她去了好几个医院,在巫山上船时有很长很长足有几百级的台阶要下,甚至花钱雇了一个大叔把她背下去,当时心情那个沉痛哦–心想雇不到人只有我背她下去了。在宜昌还是武汉的医院,不太记得了,一个靠谱一点的挂不到号,另外一个宛如女子医院,里面空荡荡地没有人每个科室都关着门诡异得很。如此艰辛的旅程我还没有忘记浪漫一点(如此艰辛我还写了很浪漫的游记),在巫溪县城的那晚,次日是妹妹的生日,但我们必须起得极早去乘船(话说回来从巫溪到巫山的小船过小三峡浪漫得很),早到花店还没开门。我头天晚上去找花店老板,跟他约好了次日清晨五点过来买花,我打一下他的电话他便给我开门。然后在妹妹醒来时送了一束百合花给她。她很开心,过了两年之后才想起问我:那日在巫溪,你送我花时那么早,花店应该都没开门吧?

回家的火车票只买到一张有座位的,我真的是全程站回去的吗?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爸妈把为我姥爷准备的轮椅找了出来给妹妹坐,她可受用了。

八月在上海,他吃了我回家的火车票,我们只好在同济校园里游荡一夜,在城规C楼的外面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九月来到京城,十月又出现在山西,在黄河的破败渡口想着仗剑远游。十一月为路边的歌感动,十二月,十二月还真是心碎的一个月。仿佛一夜之间哭光所有眼泪,以为故事已经结束,甚至从来没发生过。

但是啊但是,你从来不知道将来。故事继续写下去,谁也不知结局。2010年在某些方面和2007很像–都是毕业的年份,所以也是别离的年份。不过我已经没有心绪编造刻意的排比句了。

一月国图绵延不绝的卡片柜被夕阳笼罩,二月东京的雨夜,三月穿上新衣裳去户外拍照,四月在和资料和理论作战,五月绍兴的婚礼,六月是另一个毕业季,却没有眼泪没有酒。七月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搬出颐和园路5号,八月有十几天在医院的消毒水味道中度过,两次麻醉手术让我总是担心自己的脑袋不再灵光,九月爱上罗马的松树,十月C来看我在佛罗伦萨的老桥上吃着冰淇淋,十一月遇到一些人让我的脑袋瓜愈发激进,十二月花了太多时间蹭吃蹭喝,吃足了奶酪喝足了酒回到北京。

可是连12月都已经结束了。

和以往一样,我又开始哀叹着过去,挥霍着当下,不情愿地等待着将来了。

——————-三俗的分割线————————

C拿我们的照片做了2011年的日历给我——听起来多俗啊。但他找了很多月份开头的诗句,放在每个月的页面上,照片也是按季节选的。所以我很喜欢。

那些诗句是这样的:

正月风光好,逢君上客稀。二月东风来,草拆花心开。

三月桃花浪,江流复旧痕。四月青草合,辽阳春水生。

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六月槐花飞,忽思莼菜羹。

七月坐凉宵,金波满丽谯。八月寒苇花,秋江浪头白。

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十月繁霜下,征人远凿空。

十一月中长至夜,三千里外远行人。

十二月严凝天地闭,末嫌台榭无花卉。

IMGP9804
IMGP9814
IMGP9808

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书之岁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