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一)

我还记得很久以前在某个博客上看到的一小段话:

我想起了小譽,一姑娘,特能講真話的姑娘。
她要去鳳凰古城了,就明天,坐火車去,住小客棧。
她說親愛的,要是我們可以一起去就好了,我們可以再沱江边上看着夜景來點小酒…我可以給你彈吉他。
但是現在,沒關係到那給我記明信片。我有時候特愛你,愛你那種純真氣息。

但是我回到那个博客再去搜的时候已经搜不到了,根据我记录的时间,这至少写于2009年6月之前。这段话吸引我的,当然,除了女孩之间亲密暧昧的感情之外,最大的迷人之处是“坐火车,住小客栈”。我喜爱住小旅馆,这除了经济方面的原因(想起家庭趣事,有次我问妹妹要不要喝果汁还是神马,妹妹说不,我喜欢喝白开水。又补充:“其实不是我喜欢喝白开水,而是我的经济条件决定了我只能喝白开水”…),还有些别的情绪在里头。我下面会贴一些意大利和日本的值得推荐的小旅馆的照片,但是最念念不忘的,却是那些没有照片的。

06年春天在婺源,在被雨浸润的青山隐隐之间,有一彪悍的摩托车大叔冒雨载我们于远山如黛、空谷幽涧之间飞奔,到了山脚下的村子虹关。询问一家小旅馆,对方问我们是否夫妻,若男女没有结婚证不可住一间房,令年纪尚幼的小狼君不由得面红(恩姐才十八哪那时)。最后住了另一家小旅馆,在潮湿的石板路巷子里,飘着炊烟的香气和当地的上司节点心“清明果”的味道。浴室在院子里,院子里还有一水龙头,用来洗脸洗脚洗衣服。我睡在床上,小陈睡地板,我还记得那晚睡觉前最后一句话是我说的。我对此格外敏感,只听到自己说了一句话,仿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再也没有回应。

07年在山东的蒙山,住了一家本来不是小旅馆,而只是一个小饭馆的旅馆,坐落在半山腰。但是当时不争气的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天黑前到达山顶了,于是就问能不能在这里过夜。结果是,其中一位工作的小姑娘好心把她的房间让给我们,自己去跟另外一小姑娘合住一间了。

那家半山腰的小饭馆颇有些神秘气息,雾气缭绕,空气湿得可以拧出水来。门前的台阶和通路两侧花团锦簇,都是些我从没讲过的花,娇艳欲滴也可以拧出水来。院子里有一株巨大的柿子树,可用“硕果累累”来形容。而且我颇怀疑他们是否能做得成生意,这条上山的路基本上没有人走,至少在我们呆在那里的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这段时间里,完全没有别的客人光顾。

住的那间小姑娘的屋子,漆黑黑的,一灯如豆,没有任何可供娱乐消遣的电器产品。只是,床上扔了若干本的印刷粗燥的言情小说,真是让我想起初中/高中时候班上小姑娘的消遣啊。于是我就只好拿一本破破烂烂的《浪漫满屋》念给陈老师听,一边嘲笑其牵强的情节和简陋的用词,一边还自得其乐。另外我的裤脚下面的带子太讨厌,我问小姑娘借了针线,在昏暗的灯光下做贤惠状缝裤脚,也印象深刻。

小饭馆给做的当地特产,蒙山蘑菇鸡,实在是美味。后来我还在山顶的摊贩处买了一袋蘑菇,但后来不知去向。

下山的时候走了另外一条路,也就没有再见到它。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客栈(一)

  1. 蒙山蘑菇君后来似乎沾染了某种奇怪的东西然后腐败了发出刺鼻的难闻气味,最后被我们丢弃在山脚下县城的某个垃圾桶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