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斗争

有这么一件事儿,我觉得挺好玩。事情始于一年前,我开始念这个伊拉斯谟世界项目(以下简称EM),其主要的机构有三个,一个在比利时,一个在意大利,另一个在英国。开始寄来的材料中说,奖学金会根据各国的法律规定纳税,但并没有说具体数额多少。后来第一个月的钱发下来,发现被扣了1000欧,虽觉得数额甚巨,和其他几个相同机构的同学一对照,既然都一样,也就算了。但后来大家和其他学校的人一交流,问题来了,比国跟意国的学生们到手的钱都少了一千左右,而英国的童鞋们却是一分未扣。所谓不患贫而患不均,从此开始了漫漫的经济斗争之路。

毕竟大家都是学政治/政策出身的,各项本领施展开来,再加上google translate,很快搞清楚,英国的全时PhD学生确实是免于税款的,但意大利与比利时的全时学生也是免于税款的,要交的只有社会保险(甚至发现了其实比国最近通过了一项政策减免学生和科研人员的社会保险),但社会保险有这么多吗?各种款项的明细如何?这些我们全然没有被告知。于是开始雪花般地写信,给学校财务部门写,给EM项目的负责人写,给EC(欧盟委员会)的相关代表写,最后发来一点点有用回复的只有EC代表,但这位女士也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因为号称是雇主在替我们交社会保险,索要这些费用的breakdown也只能找雇主要。

问题总结起来就是:1. 不公平 (大家都申请的同一个项目,即使有法律原因导致金额差别,也该设法平衡才是,何况,这个法律原因我们发现是假的)2. 不透明,木有明细,木有证明。

话说要这个证明有什么用呢?对于欧盟公民来说倒也不是特别重要,反正怎么说都是被福利政策覆盖的。非欧盟公民的话则比较需要了,一来用于保证社会福利,二来用于归国后的生计。有些第三国(比如美国、巴西之类的)和成员国签过双边协议,那么第三国公民在EU国家缴纳的社会保险,在他/她返回母国之后还是有效的,也就是说credit可以转移。至于我朝呢没签过这种协议,另外大家知道的,我朝也没什么福利政策可享,这种情况下,第三国公民可以在离开EU国的时候要求refund。如果我们真的每个月都缴了1000欧的社会保险的话,那倒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问题还是:我们没缴那么多,我们不知道我们缴了多少,连究竟有没有缴都不知道。

后来,在比国和在意国的童鞋们又各自发现了一些学校暗自操作的证据。我校这个尤其恶劣,在第一年,他们违反EC的要求没跟我们签正式的雇佣合同,也就是说,去年我们是连社会保险也不用缴的。这些每个月一千的钱呢,显然是被学校扣住了。EC是赞助者,知道之后很生气咯,让他们改成正式合同,并退还学生扣住的部分。于是我们夏天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收到了学校的refund,但又显然不是全部,只是很小一部分。此恶劣行为更加证明了: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确实在搞鬼,但仍然不肯全额退还。

虽然发现了这些黑幕,我们在第一年的斗争仍然没什么进展,本来大家都要放弃了,但今年9月之后,新的学生过来,他们马上对这件事义愤填膺,于是大家又开始狂写信商量对策。

K同学更是举了她读EM硕士的时候一个例子来激励我们。话说当年,EM硕士对EU公民是收费的(现在不收了),但她们那个项目中有一所丹麦大学(奥胡思),大家很快发现,丹麦的高等教育是不收费的。于是来自EU的学生要求学校把学费退给他们,学校不肯。于是这帮学生还真把学校告上了法庭,结果是学校输了,只好退钱给他们。

虽然目前来说我们这桩事儿也是成败未定,但是有几点是明确的:

1. 不管是哪里的机构,面对公款的时候总是存着占便宜的心思(来自私人机构的赞助反而更容易保障一点),意大利这种浑水摸鱼的地方自不待言,就连丹麦这样名声好的地方也不清白。

2. 研究政策很重要。

3. 不放弃斗争是争取权益的唯一道路。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经济斗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