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欧洲认同的闲言碎语

因为之前有推友推荐这篇关于欧元的文章,我批评了几句其中关于政治体制的,并且和作者在推特上交流了几句,就想写一点关于欧洲认同的闲言碎语。因为实在是个巨大的题目,相关的书上百本,论文大概上千,哪怕做个文献综述也可以写上好几天,幸好我们不搞那么认真。

先从刚才说的那篇文章讲起,他把欧盟的政治结构和美国比,然后说后者有凝聚力和向心力,前者稀里糊涂,而且不是直选不民主——欧洲议会EP是直选,但是没什么用,但也没他说的那么没用,考察人权状况的那是ECJ(欧洲法院)和ECHR(欧洲人权法院),议会通过的法律是要移植到成员国法律中去的。不过EP的弱点在于,虽然号称是直选,但是参与选举的公民少之又少,忘了具体数字,大概30%不到。这些问题,被叫做“民主赤字”和“合法性危机”,是讲了好多年的老问题了。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区域国际组织的民主问题,不是民族国家的民主问题,不是说国际组织和国家之间不能比,那也要看比什么。在政策领域,经济政策和部分外交防务政策很有的比,若是比选举民主,怎么不拿美国和ASEAN, MERCOSUR比呢?那样就会听起来很荒唐,和欧盟比倒还不那么荒唐,为神马,因为欧盟在一体化的道路上走得最远。但走得再远,也是个区域合作组织,舒曼也没想过把它搞成一个联邦制国家。难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民族国家和民族国家的联合就没有别的政制形式了吗?各就是一些稍微激进一点的后xx(请自行填入各种词,民族、现代、殖民之类的)分子对欧盟抱有兴趣的地方,所谓政治想象力嘛。

但是欧盟能否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再次,民族国家不是唯一可能的政治共同体)这件事存疑,很多人觉得呢,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要构建欧洲认同(identity这个词很不好翻译,说身份也好啦)。但什么是认同?却何难解释清楚。首先它太多层面,政治的、文化的、社会的、民族的、族群的,bulabula,然后它又多多少少有心理因素,所谓“集体归属感”,涉及到心理就有点难理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时代,每个人首要的认同总是national identity——因为大陆木有好的词来对应nation,我只好按照台湾的译法叫它国族认同啦。就是说,你放眼望去,从小到大,遍布四周,所有的政治社会化机制都是在给你建立这个国族认同,媒体和学校教育的重大功能自不待言,小说什么的也功不可没——金庸就是一国族教育的大师。所以当你到国外去,跟人见了面,说完名字,就要说自己是哪个国家的人,不说自己是哪个市县镇的,更不会说是亚洲来的。国族认同/身份压倒其他的认同/身份的例证。

尽管有很多“先贤”们很想有朝一日建立欧洲合众国(马志尼是其中之一),他们的愿望多半不能实现。欧盟官方的民调机构Eurobarometre调查了几十年,不要看欧盟一体化在这几十年来发展迅速(从最初的煤钢共同体,呃不如叫煤钢合作社,到现在的区域‘帝国’),关于欧洲认同的调查结果可是没什么变化,认为自己“首先是欧洲公民、其次是某国人”的人不是没有,有那么一点,多年来没有增长过。

那么是否便可认为欧盟的政治一体化议题是大大的失败了呢?也不尽然。有两拨人不这么觉得。一拨人可以叫做自由民族主义者们,可谓自由派的大正统。尤记得很多年前我在同济图书馆8楼的开架区抱着“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翻读的时候,主编的名字David Miller可是如雷贯耳。此人写了不少的书和论文,来力证national citizenship(国家的公民权?呃。。)如何重要,国民认同如何重要,没有被取代是大好事,云云。即使是多元文化主义的棋手Kymlicka先生,也一在表示多元文化主义亦在驯服、加强liberal nationhood(自由主义国族性?呃。。),绝非取代之。再比如UCL的Bellamy先生,也是正统得不能在正统的政治理论家——那套very short introduction系列中的citizenship一册便是他写的。他亦觉得欧洲公民权之成功处便在于没有制造出可以与国民认同匹敌的超国民认同,否则的话national citizenship的价值就不保了。此人有次来讲学,欧陆学者大多不能赞同,我一个同学和他争执起来,觉得他对欧盟宪政太低估,此人说: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是法国人咯。同学顿觉此人甚无趣,当下不再理会。

另一拨人是各种批判理论家,后殖民、后结构、还有解构主义者之类。对他们来说,非但国族认同是批判对象,超国族或后国族或去国族认同也未必就更加包容了,也是一样的建立“自我”和“他者”、“包容”和“排除”的二元论嘛。他们批判欧洲认同的时候喜欢引德里达,此人玩文字游戏,说没有什么认同是和自身相同的——identity的原意不是相同吗,但“自我”跟其自身却并不相同,任何认同都是复数的,都是跟自身不同的,如此云云。本来这个立场是很彻底的解构主义的,但后来伊拉克战争之后他和哈贝马斯合写了一篇文章来号称对抗美国霸权,“什么把欧洲绑在一起”,从那个很解构的立场退下来了。但谁知道是不是老哈主笔只是硬要拉他署名呢……

说来说去,也没说清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有一点没错的,国族认同再强大,也不能沉默一切其他的身份/认同。而欧洲认同这个东西呢,没有后民族主义者/世界主义者说得那么好,也没有后殖民主义者说得那么坏(我直接忽略正统自由主义了),关键是认同这个概念不但认同也认异(瓦特,你着了德里达的道嘛)。看看欧洲性工作者权利宣言和其他打着欧洲旗号的社会运动,就觉得这个正在形成中的公共空间还是充满许诺的。所以人说,要论的不是欧洲公民,而是公民在欧洲(同理,不是世界公民,而是公民在世界上)。

至于不怎么搞运动的消极公民们,大家只觉得,从罗马到巴黎,不用带护照,不用换通货,反正挺方便的呀。

但这又牵扯到另一个批评,觉得欧盟的公民概念太重经济,不够社会,把公民消费者化。“自由”(主要是移动自由)成了统治工具,云云。但批评归批评,像我,一开始写文章就要各种批判申根协议,但生活中不还是大感其方便吗?然后一边享受移动自由,一边便也不在乎所谓真正的自由了。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关于欧洲认同的闲言碎语

  1. 好,学术。我弱弱的以为,在文化上,欧美人似乎会认同希腊和罗马的传承。如若罗马帝国再起,也许就能达成认同鸟?那就是说,战争可以促进这个认同的形成,可战后就迅速瓦解,除非战争以一统欧洲结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