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看到猫同学(刀客特-兔必同学)的“七年记”,提醒了我自己也是七年前开始写博客。最开始在blogcn,后来因为他们网站系统升级,那个博客已经不存在了。不过他们对旧用户还算有一点旧情,把数据导出成txt文件发到了我的邮箱。

我不记得那个博客叫什么名字了,不过第一篇叫做“秋雨夕”,属于每个人开始写第一篇博客时的没话找话:

敲敲打打的弄了好一阵子,总算搞定了。

想名字的时候是很小心,开始费心组一些华丽的词组,修辞诡异的音韵也铿锵,颇为得意。但最后用了这么简单的一个。

上课回来的时候只好在超市买了一次性的雨衣,薄的像保鲜袋一样,还是得当宝贝套在身上。驾起那辆借来的破车塑料纸就在我身后飘荡,刷刷直响,丝毫没有挡雨功能。想起村上写道某比喻说可怜得活像被十二月的冷雨淋湿的三条腿的狗,可是我突然笑起来,列子御风而行,哪有我此时的恣意。

可意念上的得意毕竟无法解决寒冷与饥饿,但是我坚决秉承幸福的相对性原则,此刻愈是凄风苦雨饥寒交织,待会儿在寝室里吃我的山东大煎饼就愈幸福。于是我把那叫做雨衣的塑料纸一甩毫不犹豫的绕了更远的路奔向了大煎饼的小摊。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如愿以偿的坐在寝室里吃着煎饼喝着奶茶,刚才在漫长的四平路上与暴风雨做斗争的事儿不过成为我向人炫耀毅力的笑料,还可以偶偶做作地渲染一下雨中霓虹的情致。

貌似这样的秋雨敲窗的夜晚应该读点旧书,象现在这样对着键盘真是浪费好意境。

又想提一句,秋雨夕闷制秋雨词那章里有最让我很感动的一些细节。“秋霖脉脉,阴晴不定,那天渐渐的黄昏,且阴的沉黑,兼着那雨滴竹梢,更觉凄凉”,还是最难风雨故人来。

谁说是风雨以后一定要有彩虹才好。

所谓没话找话,就是对本来一句话可以讲完的事情啰嗦不休,这件事是这样的:04年11月的那个晚上,我在FD上完课骑自行车冒雨一路赶回TJ的宿舍,一边大满足地吃着山东煎饼,一边在blogcn注册了帐号。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七年前是什么样子,还没有变成一个购物狂,还没有开始爱某人,还没有后来才出现的豆瓣和推特,其他的,倒也变化不大。我一样去图书馆,一样写博客,不过去图书馆的时候不再看小说,写博的时候越来越少流水帐。此刻布市的寒风呼啸,比之上海的秋雨连绵是另一番情景,但我在暖气烧得正旺的房间里吃黄油脆饼的心情也算无异(好吧还是比不上山东煎饼)。一路行,一路回头看,不肯忘了来时路。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七年

  1. 刀客特-兔必留爪。真要说七年里我变了什么,大约是没再一心一意喜欢过什么人了。其他说不上变化,只是潜藏的走到了表象,表象的走入了隐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