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江湖夜雨

本来觉得我已经过了那种逢年过节、各种纪念日便要记上一笔的心境——我以前可是大好此道,“季节”这个分类便是为此而设。不过今晚左右无事,明天的灰机回北京,早早收拾好了行李,干完最后一点活儿把邮件发掉,在脸书上把所有的生日祝福“赞”一下,厨房打扫了好几遍,再没什么可做,那就反省一下好了。

夏天以后,从罗马搬到了布鲁塞尔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罗马的美是豪不雕琢的美,其他的欧洲都市,如伦敦如巴黎如布市,总会在街头巷尾摆放一些装饰的花朵,拍起照来挺上像。罗马从来不摆放装饰的花朵,街头巷尾只有一些破败的或有水或无水的喷泉,但春暖的时候,墙里墙外到处是盛放的花,阳光下灼灼其华。布市没那么天生丽质,跟罗马的浓烈比起来,她有北方城市的恬淡,略带精致,但也没精致到那种地步。我对布市的第一印象是在一个岔路口,十多跟电车轨道交汇,铁轨间铺满了落叶,天阴沉沉的,雨点欲落而未落。后来发现,这里每天的天气都是如此,雨点欲落而未落,即使真的落下来,人们也不打伞。两种生活,一个是桃李春风的得意,一个是江湖夜雨的宁静。

这一年过去,终于不得不对第三年的去向做一个决定。父母自然盼我去上海呆上一段时间,除了父母之外如此盼望的自然还有小陈,我却实在找不到一个好理由。其他的选择里面,波士顿亦没有好理由,东京亦没有好理由,最后发现,我对这些表面团结、背地里谁也不服气谁的“欧洲小国”们还是很有感情的。

算是平安度过本命年,长进么,似乎有一点,但是不大。意语学了个半吊子,又来学法语——话说回来,刚开始时老师很喜欢让我们玩猜词游戏,因为都是些基本词,我的“大字装不了一筐”的那点意语词汇居然大派用场,经常猜个十之八九——好在读总比说简单些。最大的毛病,还是购物过度,每次都在Ohlife的邮件里对自己咆哮一通(形式通常为:“买那么多(衣服/鞋子/袜子/等等)有什么用啊啊!!!”),结果下次还是再犯。希望新一年能改掉(某人要说了:yeah, right..)。

又开始下雨了,这里没有高层住宅楼,夜色下除了街灯,就是些支离破碎的、这里一盏那边一盏的微弱灯光。我想起中国城市经常看到的“万家灯火”的景象,不知道两者哪个更寂寞一点。晚安啦。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桃李春风,江湖夜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