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笑傲系列的最后一篇了。看到最后一章,满目凄凉,心下怅然,觉得以后都不忍再读。

整部书中,我疑心作者写任姑娘的容颜,所用笔墨远不及写岳姑娘的背影。借着令狐冲的眼睛,我们一再地看到岳灵珊远去的背影,仿佛她永远都是一个离去的姿态。

在思过崖时,【令狐冲站在崖边,怔怔的瞧着他二人背影,直至二人转过山坳。突然之间,山坳后面飘上来岳灵珊清亮的歌声,……】

随后经历种种变故。他千里迢迢到了福建又见到她,仍然是渐行渐远的背影:【两人说着渐渐走远。令狐冲慢慢转过身来,只见岳灵珊苗条的背影在左,林平之高高的背影在右,二人并肩而行。】

偷看平灵二人在老宅里翻找辟邪剑谱:【令狐冲瞧着她背影,但见她皓腕如玉,左手上仍是戴着那只银镯子,有时脸庞微侧,与林平之四目交投,相对便是一笑,又去查看书页,也不知是烛光照射,还是她脸颊晕红,但见半边俏脸,当真艳若春桃。令狐冲悄立窗外,却是瞧得痴了。】

随后是蒙冤,岳灵珊误会他拿了辟邪剑谱,前来责问,然后离去。当时是黑夜郊外,虽然背影是看不到了,但【令狐冲听着蹄声渐远,心中一片酸苦。】

然后是少林寺三战之后,这时盈盈已经是冲哥的女友,天下知闻。他又为了岳灵珊杀了任我行的若干属下,然后对女友和岳父视若无物地:【 令狐冲见到她的目光,也向她瞧去。岳灵珊道:“多……多谢你……”一回头,提起缰绳,两骑马随着岳不群夫妇坐骑所留下的蹄印,向西北方而去。 令狐冲怔怔的瞧着他二人背影没在远处树林之后,这才慢慢转过身子,只见任我行、向问天、盈盈三人都已抖去身上积雪,凝望着他。】

再然后嵩山比剑,令狐又缺心眼地自残受伤。这一段真是把这个背影情结写得细致入微:【岳灵珊幽幽叹了口气,低下了头,轻声道:“我去啦!”令狐冲道:“你……你要去了吗?”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岳灵珊低头慢慢走开,快下峰时,站定脚步,转身说道:“大师哥,恒山派来到华山的两位师姊,爹爹说我们多有失礼,很对不起。我们一回华山,立即向两位师姊陪罪,恭送她们下山。”令狐冲道:“是,很好,很……很好!”目送她走下山峰,背影在松树后消失,忽然想起,当时在思过崖上,她天天给自己送酒送饭,离去之时,也总是这么依依不舍,勉强想些话说出来,多讲几句才罢,直到后来她移情于林平之,情景才变。】明明是自己舍不得,还要幻想是对方舍不得自己。虽然也未必全是幻想,但这推己及人的心情十分动人。

其后是林平之报仇,岳灵珊对他的无情十分心寒,就和他分道扬镳,自己离去了。冲哥坐在车里,心中想随她去,身子又动不了,想看背影看不到:【他见岳灵珊向东回转,心中自然而然的想随她而去,不料骡车却向西行。他心中一沉,却不能吩咐骡车折向东行,掀开车帷向后望去,早已瞧不见她的背影,心头沉重……】

然后林平之眼瞎了,岳灵珊不肯抛下他不管,和他一起乘大车离去,再次目送渐行渐远【岳灵珊咬牙跳上赶车的座位,向盈盈点了点头示谢,鞭子一挥,赶车向西北行去,向令狐冲却始终一眼不瞧。令狐冲目送大车越走越远,心中一酸,眼泪便欲夺眶而出,】

令狐冲和任盈盈暗中保护平灵二人,等追得近了:【行了一会,才察觉前车其实也在行进,只是行得慢极,又见骡子之旁另有一人步行,竟是林平之,赶车之人看背影便是岳灵珊。】然则这是他此生中最后一次看到小师妹的背影了。

只有在思过崖的时候,他是有心挽留却伸不出那手。再往后,各种变故横生,说是“命运的洪流”也不为过,他是连挽留的机会也没了,只能眼望着心爱的人一次次离去。这种滋味何等似曾相识,喜欢的人不知为何却渐行渐远,你只能眼望他背影,一句话也说不上,留不住你的背影的我的眼。

冲盈之间,这一目送一远离的关系正好反过来,走的总是冲哥,而且还走得头也不回(少林寺积雪那一段,刚才还山盟海誓呢,说走就走。回头说一句话还是跟任我行说的,真是让人情何以堪)。东京爱情故事里的两个人,说好了一同转身,莉香却不转,笑嘻嘻地看着完治的背影,男的却没有这小心思。是否留在原地的那个总是比较在乎的那个?如果从盈盈的角度来描述,大概也是眼望着冲哥的背影远去吧。她自己永远是一个跟来的姿态,愿意低到尘埃里,跟来五霸冈,跟来恒山,跟来嵩山,并且终于修得正果,把冲哥锁在手边,再也不会离开了。

有时候她的所求是那么少。官道上的大车里,她说出著名的定情之语,可谓完全不合语境,不知道是怎么脑补出来的:“……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我虽然感激,可也没此刻欢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寺中,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没想到你小师妹……”这么深情的一句话还没说话,就被令狐冲煞风景地打断:只见他听到“小师妹”三个字便全身一震,脱口而出:“啊哟,咱们快些赶去!” 你说这时普通女子该有多尴尬,但盈盈举重若轻,她要把没说完的话说完,但只好改了措辞:轻轻的道,“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 这份卑微的情怀,我纵然不喜欢她,也觉得心酸。

我看到过有人说,令狐冲之所以有扭捏的少女之心,是因为他把对华山的感情、对师父师娘的感情和对小师妹的感情混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如果没有遇到盈盈他这辈子就毁了。他这辈子会不会毁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没有遇见盈盈,他的家园是不会毁的。华山、岳灵珊、师父师娘确实是令狐冲心中的“家园”,并不是家园先抛弃了他。而是他自己一步步离开的。盈盈虽然是一副站在原地等你的姿态,可正是她牵引着令狐冲走出了他对家园的执念。这才是为什么,从头到尾,她都在不遗余力地诋毁岳不群,一定要斩断令狐冲和华山的全部联系。因为放不下过去,他不会成为她想要的那个笑傲江湖的侠客。

她第一次劝令狐冲和岳不群决裂,是在少林寺三战以后,这时岳后来顶的那些罪名还根本没有被罗织出来。她的理由是:【他几次三番的痛下杀手,想要杀你。你如此忍让,也算已报了师恩。像你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不会死,就算岳氏夫妇不养你,你在江湖上做小叫化,也决计死不了。他把你逐出华山,师徒间的情义早已断了,还想他作甚?】且不论这“几次三番的痛下杀手”根本是无中生有,而所谓“他们就算没养你你也不会死,所以无需报答”,更是凉薄得令人齿寒的神逻辑。照这么说任何一个长大了以后自己有生存能力的人都可以说,当初就算爸妈没养我,我也决计死不了了。而她唯一一次放下“娇羞”的外表,赤裸裸地相逼,是在宁中则自杀以后(宁中则的自杀是另一个公案了):不断地说岳不群已经失去人性,以至于直截了当地怂恿令狐冲:“咱们快杀了他!”

这师徒二人从头到尾是被谁离间的,一望可知。岳不群夫妇这次前来,是因为有江湖传言令狐冲奸杀岳灵珊。这传言又是谁放出来的?林平之刺了她一剑,但她当时并没有死,劳德诺和林平之便已离开。知道岳灵珊死的只有令狐冲和任盈盈二人。知道这两个人在过了二十几天后还呆在“作案地点”的更加只有他们。所以任盈盈这才花费心思地把岳不群引来,不惜一再破坏自己形象,把什么“披头散发”当街大喊的招都使了出来。关于这一节,那个天涯贴写得最是辛辣,我忍不住要贴出来,供人捧腹大笑:

下面这场经典好戏,也是笑傲江湖给我印象最深一场戏,金老通过任大小姐又给我上了宝贵一课,让我人生受益匪浅。

  就在魔教众人把陷阱准备停当,把岳夫人这个诱饵放在陷阱边上后,【忽听得远处一个女子声音“啊”的一声叫,正是盈盈。

  只听盈盈又叫:“冲哥快走,你师父要杀你。”她全力呼唤,显是要令狐冲闻声远走。叫唤声中,只见她头发散乱,手提长剑,快步奔来,岳不群空着双手,在后追赶。】

  任大小姐后面自然紧追不舍的,自然是悲摧的五岳剑派掌门人岳不群童鞋。眼瞅着还有十余步就到陷阱了,任大小姐被岳不群抓住了。【令狐冲大惊,险些叫出声来。盈盈仍在叫唤:“冲哥快走,你师父要杀你!”令狐冲热泪涌入眼眶,心想:“她只顾念我的危险,全不念及自己。”】

  看到此处我也是热泪盈眶啊!我不明白方圆几十里的山路啊,任大小姐是终末就分毫不差的狂奔到这儿?被抓住了她不对付岳不群,而是笃定的大叫冲哥快跑,她是肯定冲哥能听到呢?还是肯定冲哥听到了,不是出来救她,而是真的能掉头就跑呢?

  要照这样看来,当初放羊的孩子王二小的觉悟可比任盈盈差多了,当初他就不应该悄不啦叽把日本人往八路军的包围圈里领,应该带着鬼子直接往群众转移的方向领,到了群众附近的时候大喊,“乡亲们啊,快跑啊,别管我!”。估计如果他的亲朋好友在周围的话,听到他的呼声,就都跑了。乡亲们事后,都得被他的舍己为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心想他只顾念我们的危险了,全不念及自己。

  还有那些在街上遇到歹徒的孩子们,下次有歹徒打你,你看到**叔叔千万别喊救命,你应该向任大小姐学习,你高喊“**叔叔快跑,别管我。”我估计以**叔叔的敬业精神是不会跑滴,事后你不用感谢他们,他们还得给你颁发锦旗,感谢你全不顾念自己的安危,全心全意想着人民的公仆。

  所以我万分感谢金老让他笔下深明大义任大小姐给我上的宝贵一课,通过这一幕我才深深的体会到“会做的不如会说的”,任大小姐不叫救命,一句冲哥快跑,一下把英雄救美,就变成美女救英雄了。

  而且几步之差人家就不让你直接掉坑里,这条苦肉计一上演,害人者立马就变成被害者了。看到这幕人间惨剧把令狐冲给心疼啊,一下子就忘了是谁刚才先动手侮辱了养育他成人的师娘。再看到任大小姐的舍身相救更是感动的啊,热泪盈眶,养育他长大的师傅一下子就变成大灰狼了,虽然是小白兔先给大灰狼挖好坑的。

  最后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童鞋们,如果你有一天被人欺负了,你明知道你非常厉害的男朋友就在旁边,那你该喊什么?

  我估计实诚孩子都得喊救命啊,或者再有点能耐,赋有牺牲精神的,就自己想办法默默的智斗歹徒去了。但是今天我告诉你,那你就傻缺了,金老告诉大家你得喊,快跑啊,别管我!喊的附近十里之内都能听到是最好的。

不过笑完了,仍然是个大悲剧。

不论那些错事究竟是岳不群做的还是别人所为,令狐冲总归信了他的灵魂伴侣,总归眼看着昔日是他心中乐土的华山成了一座空山,人死的死,散的散。不但人去楼空,房中还落满了积灰。可是令狐冲最后真的放开他的家园了吗?为什么在岳不群看似“做尽坏事”、人和名誉都死了的时候,他还一口一个“先师”,还想着岳不群教他的“朝闻道夕死可以”?

如果你一定要失去过去、放弃故乡,才能够得到未来和远方,我不知道这是否算得幸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