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幽灵

(The Hour 在豆瓣 和 imdb

 

持密尔式自由观的小本(Freddie)身边总是环绕着马克思的幽灵。

在第一季,这幽灵是他的幼时玩伴Ruth和他的顶头上司Clarence;在第二季里,是他的炮灰妻子Camille。

Ruth到死都没变她那颗被策反了的红色的心,Clarence倒是在最后,面对小本的质询,说道他本来一直认为只有为苏联做间谍才能实现心中的民主理想,但现在,被小本他们做的一新闻节目打动了,觉得做新闻也能实现理想。我只能哦,呵呵,然后他就被告发坐牢去了。小本在怒斥他的时候,不是说他的理想不对,而是说,“你怎么能背叛你的国家?”嘿,你不知道无产阶级都是没有国家的?

比起Ruth和Clarence这样的正统派马克思主义者,Camille不过是个有新马倾向的、嬉皮士时代之前的嬉皮士。法国人,剪着pixie发型,经常只穿大号毛衣和内裤在屏幕上走来走去,她对议会民主丧失了信心,认为只有搞运动才能改变冷战初期这个疯狂的世界。所以她纠集了其他一些左派进步青年来家里准备他们的campaign,小本怒了:这算什么?你找来了卡尔·马克思,Groucho Marx 和Gertrude Stein (第二个是喜剧演员;第三个是作家和艺术家,巴黎左岸的著名沙龙女主人,“午夜巴黎”里头Cathy Bates演的那个大婶)来我的客厅谋划革命?

Camille说,至少我们在做些事情来改变世界。小本说:难道我不是吗?你当我每天起早贪黑地搬砖报新闻是为了什么?

对Freddie来说,把“真相”说出来,不偏不倚地说出来,就是改变世界了。

所以他们另一次吵架,是因为Freddie找了个激进的排外主义者,或曰法西斯主义者,上电视。让他跟一个移民辩论。当然有很多人反对,尤其对他自己来说是绝对的新闻专业主义,这个法西斯小年轻曾经攻击过他妻子。但小本理直气壮啊,他就差引用密尔在《论自由》里的话了。说即使他说的是错的,那是他的言论自由,真理越辩越明,我们就是要把正反双方的意见都展示出来,观众自会明白真相。

后来他们真的上电视了,还借着移民之口,夸赞了一番英国的自由开放民主。可是观众发现真相了吗?观众岂非更加得意,更加相信冷战是一场真理之战,正义之战?而这法西斯小年轻后来悄悄告诉小本,他搞这些排外言行,其实是有人给他钱雇他这么做的。

小本觉得,只要保证绝对的言论自由,公道民主自在人心。可是当初魏玛共和国的宪法,还堪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宪法呢。

魏玛共和国的法学教授和纳粹党员,卡尔·施米特在他著名的敌我论里说,和平主义者自以为没有敌我,和平最大,然而走到了极端的和平主义只有用武力才能说服世界上其他人都信奉和平主义,那是一场’war against all war’.

于是理想主义者小本被黑帮打死了。可是他没读过施米特,只读过林肯,他至死都不愿相信,这世上没有中立的真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