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读博这件事

我曾经以为永远做不完的事——好吧没这么夸张,我曾经以为还需要一年才能做完的事情,突然在三个月之内就做完了。不由得感慨曼德拉被知音化的句子”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before it’s done”果然可以裱起来挂在墙上。空虚之余终于有时间更新博客了,写个啥呢,就写写读博这件事?

—— 注意,写的是关于读博这件事,而不是关于要不要读博这件事。关于后一个问题,很显然,尤其是在人文社科界,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最近流行的是告诫青年人千万不要随便入行。这当然也没说错,然则对于我来说这个问题没什么可说的,“要不要”,就只一个理由:你有没有想起什么好玩的题目想要花个三五七八年的来研究,有的话就放马去做,没有的话就不要自我折磨了。尤其不要安慰自己读PhD之后会找到好工作,越抱有这种想法将来越会自我折磨。当然了,想到“好玩的题目”这种事情其实很简单,我时常觉得我一天之内可以写出若干完全不同的proposal来,比如关于欧盟反恐政策以及欧洲城市公共交通的安全化;关于边境的时间性的案例研究;关于中国和中亚边境的言语建构……诸如此类的。难的是付诸实践,所以做到一半放弃的也大有人在(参照法国数据:),其性质类似于写会议论文摘要的时候很带劲儿,要提交论文的时候就各种抓狂后悔万分(参照:the circle of conference papers)。不同在于,放弃PhD可能比放弃一篇会议论文的成本大一点。

1. 关于博论。你们都知道的,对于人文社科大多数专业来说,读博的主要内容就是写本书,虽然说准备工作相差巨大——可能要去南非棚户区观察棚户区居民运动,可能要去纽约联合国总部采访国际精英,也可能哪儿都不去只是呆在图书馆天天看资料,但最终要求的产出都是一份少则两三百页多则七八百页的文档。最终我的体会是:以比较平衡的态度看待它的重要性。你们可能被告知过很多次:这些所谓的学者们此生唯一一部值得看的书就是他们的博论。可是何必如此呢?也有很多人的博论不是唯一最赞、以及就算是最赞也是很多发展后的结果呢。没错,仗还没打完就自我降低标准当然是不好的,不过我也不是说降低标准,而是说可实践性。可实践性当然是写proposal的时候就要考虑的,有些人大概是真的要写传世之作, 花上十年八年不在话下。不过我很快地发现(也不算快)这不会是the book of my life, 以及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好玩的课题可以去研究,所以还是尽早奔向终点吧。

2. 关于发表。现在的就业情况,你们知道的。常言说得好,没有发表就像后宫没儿子。Peer Review刊物当然最佳,没时间的edited volume碰巧来几篇也不错。除了本专业干货以外,关于技巧、时间管理之类的,首推Thesis Whisperer这个博客。其他的好阅读,比如LSE blog的这一篇;Sean Sturm的这一篇Let’s do the time wrap;以及这篇配有视频的 confronting the anxiety of academic writing.

当然,

最关键,

是要写啊!

楼主天天看各种tips也没写出什么好文章来,并且把一切罪责都归于:没~时~间~。

3. 关于社交。此处指的是日常社交以外的功能性社交——主要发生在您乐意去或不乐意去的种种会议上,这方面我当然也是很苦手的——好吧目前谈到的主题里就没有我不苦手的。不过要说有什么经验可谈,那就是我在上一篇博客里说过的,学术圈人士的networking像其他所有行业的networking一样,功利至上,但求有用。这一点你可能在面临挑选博论的external examiner时也会深有感触:可能会在更切题但不是特别有名的人和不太切题的红人之间选择后者。

4. 关于地点。以楼主的血泪cotutelle教训(亲,碰什么别碰cotutelle)获得的对欧陆各国PhD项目/职位的第一手经验。这个经验仅限于政治学/国关专业。你们一定会觉得,政治学什么的当然要去美帝啦。只是如果只考虑critical IR的话,重要的人物基本都在英国,更确切点说都在威尔士——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我无论如何也要去Aberystwyth好么(威尔士有一个牛人云集但是很贵的graduate school,Gregynog Ideas Lab, 今年是第三期,你们可以感受一下)。加拿大也有些不错的院系,而在美国,因为传统学科之根深蒂固,做critical IR的都不在政治系,而在社会学、地理学、文学之类的院系。不过楼主不幸,没有出现在上述任何一个地方,但这并不意味我没有遇上一些十分有趣的人。

抛开学科传统不谈,若论硬件支持和待遇,第一个要排除的就是意大利。没错,在过去三年中我有1.5年在一所奇怪的意大利高校,面对种种狗血时还一再被告知“这在意大利已经是最好的啦,其他的更差”之类。另有0.5年在EUI,是一个有国际组织性质的高等研究所,在佛罗伦萨,如果您非要去意大利,如果您学的是人文社科,那我百分之一千的确信它是唯一的选择。哦,我们不去英国是因为我们没钱,不过英国学校有个好处是在您交了上万英镑的学费之后,学校一般会很慷慨的资助你的课外活动:会议旅费、暑期学校、田野调查之类。这在欧陆的学校要困难一些,考虑到欧陆的公立学校的注册费一般在0到100欧之间。如果您会法语或德语,法国和德国当然是很好的。如果不会,荷兰、荷语区比利时和北欧也是不错的选择。

关于待遇,EUI的奖学金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体系,因为是各国政府提供的,基本上体现了欧洲各国PhD生们的薪资水平。比如意大利是1394;瑞典1600;丹麦3058含养老金。在意国的一般学校,数字还要低一些,一千左右的样子。比国则颇高,四年合同的税后接近两千,六年合同含教学的更高。不过六年合同的坑是很少的,有人毕业离开才会有坑。因为实在是不错的工作,带薪产假什么的也包括在内,认识有六年合同的大姐在读期间顺便把孩子生了的。与美国不同,欧陆的PhD项目一般不包括助教/教学职责,不过算是“权利而非义务”型。也有些project-based职位包括10%-15%左右的教学任务,那样会在job announcement里说明。

5. 关于穿衣。

感觉楼主已经有点丧心病狂地想到什么写什么了。

我忘了在哪儿看到或听谁说到的,在学术会议上只有两种人:穿suits的和不穿的。男士的穿衣我没什么研究,女生的话,我觉得第一要义就是不~要~走~极~端。意即极端“正式”和极端“休闲”都有过于heavy之感。我虽然吐槽了意呆国的高教界一片黑暗,但意国其他的方面我还都是十分热爱的,也觉得其easy chic风格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审美观。稍微正式一点的场合,blazer和牛仔裤或有设计感的小脚裤就够了,穿套裙和憨厚沉闷型高跟鞋的,会让人觉得不是银行职员就是日本人。

另:Thesis whisperer 曾经讨论过穿衣问题,声称“The best dressing advice you can get”是“dress a bit better than those around you”. 至于什么叫a bit better, 需要自己琢磨。不过毕竟,究竟有多少人会在意你穿什么呢,除了一些像楼主这样天天看the sartorialist的女人和gay?在“学术会议”上遇到恭维你是best dressed的男性co-panelist似乎也有点关注点错位的违和感:喂我们是来讲论文的不是来摆拍的呀。

关于日常型穿衣,欢迎关注我的pinterest博客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关于读博这件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