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故事

换个角度说,我做了一本批评民族认同的统治性的论文,但也是到了快结束的时候才认识了一个他自己的生活就是实践这种批评的人。

如果你也生活在国外,一定有很多这样的场合问和被问“你从哪里来?” 这次是我问的,Nassi说:你看,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我特别讨厌别人问我“你从哪里来”,他们的意思其实是我的国籍,可是我只认为自己是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山里的人。

我说好吧,这样只是为了方便讨论,你在哪里长大?

他说那片山地,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国都有宣称主权。我问是克什米尔?他说无人知晓,甚至在一般地图上标示的克什米尔地区之外。我的护照是巴基斯坦的,但我对巴基斯坦国家没什么概念。我家乡离新疆只有几十公里而已,我当然也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我现在FAO(联合国粮食组织)实习做一个项目接触尼泊尔的山民,我觉得只有那边的山民才是‘my people’.

我说那很有趣啊,你看我的研究就是给这种“每个人都要有个nationality”的国际法体系和理论体系找茬儿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讨厌别人问呢?问了之后就可以把话说开了嘛。

他说那是因为你们是政治学学生,大多数人不这么想,大多数人会认为我是“耻于承认自己的国籍”才这么讲。我说对呀,因为这个理论体系太深入人心了。那你叫什么呢?

他说这是另一个问题……

“所以我又问了一个你讨厌的问题?”

“我护照上的名字是Mohammed,我不是穆斯林,朋友一般叫我Nassi”。

“你不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被给了Mohammed这个名字,然后自己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的”。

你不能选择自己的名字,不能选择自己碰巧出生的国家,不能选择自己碰巧出生的国家碰巧信奉的宗教。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这些权利是什么,取决于你不能决定的出生地。所以在我的领域,最近有本书叫做The Birthright Lottery, 就像玩彩票,出生在“对”的地方你就是一辈子的人生赢家,出生在另外地方,你可能在面对“你从哪里来”这种问题时都不知怎么回答。

因为大家太知道出生地的重要性,所有有些人会利用这个彩票系统,把下一代生在“对”的地方,哪怕只是生,而不是养在那里。另一些人则攻击,再另一些人则攻击前一组人是吃不到葡萄才说葡萄酸。可真的问题是,有条件利用它的人没有在任何意义上把这个系统变得更公正一点。

在美国有千万以上的undocumented,他们在那里长大,在那里学习,在那里工作,甚至在那里投票(投票站不一定查护照,有些地方想加强控制但被居民反对),在那里参与政治运动,在那里发起了Dream Act。他们只是碰巧没有在那里出生,他们当然比碰巧在那里出生的文佳佳的儿子、柴静的女儿更deserve公民权。

可是,没有什么是绝对公正的,在这个每个人都要(至少)有一个国籍和这个birthright lottery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