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again

29号,从上海经赫尔辛基转机回来罗马,在机场附近的B&B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把行李寄存在机场,飞去布鲁塞尔。第二天在系里做presentation,到了晚上由于素来不怎么影响我可是这次由于压力而格外明显的时差,完全没有任何精力参加庆祝饮酒活动了。在布市住在Airbnb上找到的Daniele家,来自西西里的艺术生,他听说我的行程后说你就是神风特攻队的呀。我昏昏沉沉地笑笑觉得真冷,同学你真的知道神风特攻队是干嘛的么。

2号再次回到罗马,住进另外一个airbnb上找的(十分令人失望的)公寓。不过我没有太多时间发牢骚,5号是最后的审查。评审来了四个,其中一个是我可爱的导师君,因为在苏格兰家里烧伤了脚(想象可能是在煮pasta吧)而没法来。通过skype,他躺在床上懵懂的脸被投射到屏幕上,幸好我背对屏幕看不到,不然一定会笑出声。

于是顺理成章地被刀客特,朋友带来了香槟,学校送了花和巧克力(比国人民真的不会有第二种选择),然后是很多的买醉,一切都看起来还算是个不错的收捎。

*****

我做了一本关于移民的论文,到结束的时候才搬到了罗马所谓的“多元文化”街区,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以前住的街区有多时髦。意国的食物本来就便宜,但这里更便宜,两块钱甚至花费更少的批萨,1块钱的Amaro(一种意国的餐后酒),连卡布其诺都可能低到9毛。

这里大部分的小咖啡馆和杂货铺是中国人开的,所有的食品店都是南亚人开的,这在其他更“cosmopolitan”的都市当然不足为奇,在罗马这个稍微有点恐外症的地方却是近些年刚刚发展起来的。再比如,在我以前住的中产阶级时髦街区,礼品店橱窗里还摆着墨索里尼的纪念杯子;而在这里,到处是各种反法西斯主义、反种族主义的红色标语,小巷子里经常有些文化工作坊门口挂着镰刀和斧头。

这里是San Lorenzo(所以当我现在的室友问我关于共产主义在中国时,我说中国的共产主义者还没有San Lorenzo的多),我不是很确定我是否愿意在这里久住,因为它太非现代。当然,整座城市都很非现代——没有连锁餐厅,没有可以坐下工作的咖啡馆,如果这算是标准的话。但我的要求还要基本一些,比如超市又远又陈旧,多的是各种随处可见但货品不足的食品店,连批萨都做的比其他地方粗陋(当然也便宜),让我们把它称为工人阶级批萨好了——话说回来批萨本来就是工人阶级的食物,所以搭配的饮品一定是啤酒而不是葡萄酒。

但这里有很多让人感动的古朴的粗陋的热情。我走在路上随手拿手机拍照,路过的人会说:“今天的云很美吧!” 少年冲进咖啡馆要杯水喝,店员也会很乐意地接一杯给他。下雨天,在货品不足的食品店买东西,南亚小哥看我的东西太多,赶紧帮我开门并把伞撑开。家附近另有一家中国人开的咖啡店,坐下来喝和在吧台的价格竟然是一样的。

我对粗陋、热情、便宜的罗马的感情也许有点叶公好龙,因为她太让人又爱又恨。我会享受其他现代都市那些明亮舒适以及有wifi的咖啡店,但我也会很想念这里促狭甚至没有座位更不要提wifi的bar,我会很想念,只花1分钟喝完一杯世间最好喝的咖啡的简单感。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on the road agai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