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房记(二)

已经有预感这篇仍然不是完结篇,因为有很多废话要说。深坑,多图。

上回说到丹国购房便宜,价格倒也罢了,首付最低5%而且可以贷款,利率低,五年固定利率目前是0.2%多点。还有夸张的,贷款的前十年可以只还利息不还本金(但除了房贷以外每月要付税费和物业管理费用,100平的房子每月大约3000-4000之间)。以上属于完全产权的购买,另外一种购买模式是andelsbolig或coorperative housing, 价格只有完全产权市场价的1/3,但这种运作比较复杂就不说了。总之年轻人哪怕是存款寥寥无几,也可以完全不需要父母帮忙(何况他们本来也不会帮的好么),首付贷款,后面只缴利息和税费,不要太轻松。所以系里不少博士生拥房有娃的,但大都没结婚(博士生的合同包括完整的parental leave,这个夏天赶上丹国婴儿潮,男生女生们休maternity跟paternity leave的一大堆)。一个女生上学期去美国交换,回来莫名和男友分手了没地儿住,租房找了一个月没找着,啪唧就去买了一栋。就是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中的土豪们想必有蠢蠢欲动来丹买房的。问题是,丹麦不是加拿大或葡萄牙,歪果仁买房不是那么简单。陈先生的银行就毫无顾忌地歧视了他一把,他想约谈按揭的事情,银行直接说你缴税时间不够长政府不会给许可的,还是不要谈了。还好我的银行够热情,很快约了面谈,后续事宜也很顺利。所以这里有“政府许可”这个关卡,即非永久居民购房需要向司法部申请许可,大抵是为了防止投机。律师讲是非常形式化的程序,只要有正当工作并有居住地址一般都会批准。即使如此这个批准上面的内容也实在是让人呵呵呵,我为此在脸书上吐槽过:

fb

对于研究公民权、governmentality和policing的博主来说这简直是绝佳的auto-ethnography案例呢。更激发了我一个愤怒的丹麦同事(一个根本上对所有事情都很愤怒的人)对丹麦社会排外精神的吐槽:

fb2

插叙:中国人占领世界这件事,我先是在卫报上看到报道说因为太多国人在温哥华买房造成房价高涨,本地人都买不起了云云,然后去里斯本玩,下飞机就看到这么大的中文“看房”广告。还有更神奇的,在Airbnb房间放了行李出去转悠,发现到处都是简体中文招牌,在一家“鸡蛋灌饼”店吃鸡蛋灌饼,我们被一个戴着女儿来吃饭的河北大叔搭讪了。说自己被黑中介骗来看房,结果成了强买强卖一家五口几乎被软禁,好不容易刚逃出来。又说明天还要和这中介的人搭同一班飞机回国,很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就给了点建议,大多数是安慰,“投资需谨慎”之类,结果这大叔很受安慰就请了我们的鸡蛋灌饼……

sdr

插叙完毕,现在要说Ørestad了!为了了解Ørestad有多不受人待见,必须对比一下我家现在楼下是怎样的:

然后我们的街区画风是这样的

再往前,我在罗马时住的街区是这样的

我在布市住的街区是这样的

这才是我喜爱并且长期以来习惯的城市空间,是张爱玲和佩索阿(咦,这两个人怎么会凑到一起)喜爱的城市生活。街道上满是咖啡店、小食店和别的小店,店门口街道边的户外座椅上坐满了人。我为人不怎么热闹,却热衷于居住在热闹的地方,在街道的喧嚣声中才能安静地生活。那么,铺垫了很久的Ørestad长什么样子呢?

Ballonfoto_City

如果这样看起来还算光鲜亮丽,那么,实际上(在冬天)是这样子的:

800px-Ørestaden_Amager_wikimedia

没错,这不是北京(酷似我最讨厌的北京有没有!),不是通州,而是哥本哈根,以城市规划和设计著称的哥本哈根。各种大而无当,毫无生活气息,街道人气为零。到底哪儿出错了呢?这要从这个新城区的发展规划说起。Ørestad是Amager岛(有点像哥哈的浦东)西端的一个狭长地带,北临一块巨大的自然保护区,南临……荒野,在2004年以前这里也是一片荒野,当时居民人数为零。04年开始开发,并且修了一条地铁线,从上图所示地点到市中心地铁只要10分钟。刚开始开发的时候市政部门可谓是野心勃勃,一会儿说要建成曼哈顿啦(商业中心),一会儿说要修建未来的宜居绿色城市啦,还找来了著名建筑师Daniel Libeskind做总规划师。事实证明好的建筑师未必是好的规划师,2011年的金融危机令很多工程停摆,2012年这个城区一度被认为是abandoned city。从下面的航拍图可以看出,整个Ørestad就像是抛在荒野上的一堆(昂贵的)建筑垃圾,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odt06

当初的规划目标是吸引六万人在此工作,两万人在此居住,两万人在此学习。目前只有最后一个目标达到了……因为Ørestad北端的部分(上图中看不到)有一个巨大的哥本哈根大学校区。第二个目标可能也差不太多,因为现在这里已经进驻了很多丹麦及跨国公司的办公室。至于居民人数,十二年间从零增长到了七千多,离两万还差得很远。虽然规划地确实有点差,我们这些习惯了中国速度的还是有些不解:在离市中心地铁10分钟的地方,修了地铁,修了一堆造型略怪异但极具设计感的商用楼和居住楼,上万人在这边的写字楼工作,十二年以后难道不应该满街都是鸡蛋灌饼摊,啊不,热狗车吗?!不可理喻好么!十二年了……这边的街道上仍然是除了风(这里的风特别大)什么都没有。

作为社科学术工作者我当然对Ørestad的失败规划很有兴趣,看了些资料(对了这边有一本专著专门比较欧洲large-scale development projects的失败的)。表面上的原因,一般认为是建筑大而无当,过分求“大”造成了间距和道路距离都非常不宜居(sounds familier),求“大”的风气是这个区域最早的两个建筑带起来的:一个是北欧最大的酒店兼会展中心,一个是北欧最大的shopping mall…… 据说,居民在这样的道路上走路很难有眼神接触。深层原因,这篇failed architecture的长文分析还是新自由主义的逻辑主导发展所致,利益至上战胜了对“都市使用价值”和“民主空间”的兴趣,最开始的规划完全是围绕能够快速盈利的购物商场field’s进行的。而这个巨型购物商场的存在吸收了周边街区的活力,使得street level小型商户没有存在的空间。

好在市政部门还没有放弃这块试验田,并且及时(?)地改变了发展策略,抛弃了Daniel Libeskind的master plan,开始摸索一些新的可能(真的吗?)。曾在网上看过一家哥哈的建筑咨询机构做的Ørestad 2.0构想,对比现实和理想:

reality

图像 6

图像 7

图像 8

作为一个无奈的Ørestad新居民,我也只能期待图中的景象有一天能成真了(以该城市的发展速度可能是50年以后)。关于街区的部分终于写完/吐槽完,下篇讲房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