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29岁一事无成的你

我读书早,小时候很聪明,成绩一直都是第一。

这样的小镇少年,会对未来有过于乐观的幻想。那时的我觉得,三十岁的我一定会很了不起,会是作家,学者,科学家,外交官。

后来上大学,并不是一所很精英的大学,这本来应该让我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了吧。但我那时只有十五岁,三十岁以前的日子才过了一半,虽然有从小镇来到大都市的短暂冲击,我可能仍然隐隐觉得,一切都有可能,未来和全世界都在手中。

仗着年轻的资本,会对自己格外地宽容。听到一些天才的故事——比如,爱因斯坦在一年之内发表四篇划时代的论文的时候26岁,海森堡发表量子力学理论并获得哥廷根大学教席的时候23岁,或者幸运儿的故事,比如扎克伯格在20岁的时候创建了Facebook,会想,可是我还没到那个年纪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后你20岁了,23岁了,26岁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年前,一个和我同龄的同事在Facebook说,“先是以前教过的某个学生发邮件说要去一所很好的大学读PhD,全赖我当年的鼓励。然后我去马尔默的银行办事,账户负责人告诉我他已经决定辞去这份工作,因为‘你26岁就有了PhD,又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现在打算去斯德哥尔摩读书了’”。

如果有这种正能量也是好的,不过这些事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过。 严格来说,生活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和爱的人在一起,回家的时候有人为你准备晚饭,做喜欢的工作,有机会成为年轻人的灵感源泉。这是一个平凡人所能期待的最好的生活。29岁时的那一丝遗憾,那一点点bittersweet,是来自你终于接受了自己是个平凡人,接受了自己没有可能改变世界。

这不是关于生命,而是关于生活。不是关于变老本身,而是关于,年幼时所期待并视为理所当然的无限的可能性的消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